「同體大悲」無盡明燈照亮貧困孩童

               ──99學年度傑出校友鄭天琴

 

「再也忍受不了因為別人的痛而痛,乾脆捲起袖子正視問題。」創辦人鄭天琴回想成立培志教育基金會的動機,她表示,世界上有許多想要上學的孩子,因為種種因素阻礙了求學之路,千萬不捨讓她決定正視這個社會問題。

 

    99學年度傑出校友鄭天琴為英文系畢業,四十四歲那年,她結束經營多年的房地產公司,退休後轉而投入自殺熱線志工團隊,之後創立培志教育基金會,幫助窮困地區的孩子獲得上學的機會。 一走就是將近十年的時光,只為減輕因為看到他人的痛苦而感受的痛苦。

 

放下錢財  尋找自我價值

    與大部分的人不同,鄭天琴於四十多歲便退出職場,退休動機來自於人生價值。她說:「人的價值和收入就該成正比嗎?我一直在找一個數字衡量自己的價值,後來才發現我是無價的,應該利用更多時間做我想做的事,而不是浪費時間賺錢。」

                                                                               

剛開始的退休生活過得愜意,直到一次在無意間看到介紹馬文仲先生的故事 讓鄭天琴非常感動,起了想幫助貧童上學的念頭生長在河南偏遠鄉下的馬文仲,得了重度漸行性肌肉萎縮不良症,但他仍挨家挨戶爬行,央求貧困家庭讓孩子到他的學堂讀書,完成就學的夢想。鄭天琴請先生利用到大陸經商的機會,在河南農村找了一百位貧困孩子,資助他們上學

 

當時並沒有創辦基金會的想法,只想以私人名義幫助孩子讀書,雖然找到了一百位貧童,但是她的先生沒有把鄭天琴的要求貫徹到底沒有要求孩子們收到助學金填寫表格也沒有交回收據經過幾番思量她決定和另一半分道揚鑣,各作各的慈善鄭天琴隨後加入另一個基金會,開始幫助大陸的貧困孩子上學

 

體會「同體大悲」  面對悲傷不再逃避

    起初只是加入舊金山類似的組織,但因為理念不合,促使鄭天琴創立培志教育基金會。她表示,擁有高學歷的孩子回鄉回饋的意願較低,因此組織不鼓勵受幫助的孩童就讀大學,「這是很虛偽的做法,如果真的愛孩子,就應以他們的夢想為夢想,而非像是欠債一般,將來一定要回鄉還債,所以最後決定自己成立一個基金會!」

 

    於是,她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從中國大陸最貧窮的大西北九省中,挑出雲南作為目標地點,深入當地各個貧困家庭進行訪問,提供助學金給符合資格且有意願升學的孩子們,幫助他們提升教育品質和知識水準。

 

    因為必須面對每位貧窮小孩的悲慘生活,在創立培志的前兩年,讓她面臨極大的情緒管理考驗,甚至於太過悲傷而患上憂鬱症。鄭天琴說:「每一次讀孩子的自傳,都必須武裝自己才能免於太悲傷家庭訪問時也要戴著墨鏡,不讓孩子的父母和老師看到我淚流滿面。」

 

    鄭天琴表示,佛學中說的「同體大悲」完全道出她心中所想,所謂的同體大悲,就是視他人的痛苦為自己的痛苦。她說,只有咬著牙根持續在傷口上灑鹽,才會忘記痛苦並且痊癒;如今的她雖然總是念著孩子,但只要離開與孩子相關的環境,便放下悲傷,「這不代表關懷變少了,而是學會更理性的處理和對待。」

 

自卑與自信一線之隔  愛的環境找到真我

    除了助學金的資助外,深入了解孩子內心世界,亦是培志教育基金會的課題之一。鄭天琴說,用錢可以解決的已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他們飽受貧窮煎熬,導致嚴重的自卑,即使只是陌生人的一眼,都足以影響他們,他們極度易受傷害

 

    為了幫助孩子們消除強烈的自卑感,培志每年舉行為期七天的夏令營,在課程和活動中不斷的給予孩子們讚美,徹底扭轉他們對自我的定位和觀感。簡單的一句「你好棒」就帶給孩子極大的鼓勵和成就。鄭天琴以小草做為比喻,當一顆草從來沒有受過雨水的滋潤,某天突然得到兩滴雨水的灌溉,便會瘋狂的生長和茁壯。

 

    從夏令營的第一天,孩子們低頭不語、不敢面對群眾,到最後兩天的抬頭挺胸甚至上屋揭瓦,原先的自卑感在灌溉大量的讚美之後,已消失一半,取而代之的是活潑、開朗、才華洋溢的青春個性。鄭天琴說:「在愛的環境中,才能釋放出真正的自己。」

 

感恩知足  貧窮兒童彷彿重生

    在這些孩子中,尤以馬正華的表現最讓她印象深刻。馬正華是位感情豐富的孤兒,與鄭天琴結識時只有高一,「每次當我們要離開時,他總是因為不捨而哭到要去撞牆」,透過培志的幫助,馬正華現已從四川大學音樂系畢業,時常在夏令營時回來幫忙教課,盡可能的協助他人。

 

    鄭天琴笑著說,馬正華總認為天下的運氣都讓他拿去了,尤其遇見培志,才讓他重新好好做人,所以他非常感恩知足,「就像有人時常抱怨自己的鞋子破洞,但是看到失去雙腿的人才發現,自己有多麼幸運,至少還有雙腳可以穿上鞋子。」

 

    因為培志全體人員的幫助和教導,馬正華不僅看見人生的光亮,更因為時時刻刻滿懷感謝的心,只記住事情好的一面,他仿如重生般,活在滿足和快樂之下,成為鄭天琴時常用來鼓勵孩子的模範個案。

 

憂民救民  從小立下宏願

    一路走來將近十個年頭,鄭天琴順利幫助三千位貧窮兒童就學然而,創立教育基金會完全不在她的人生計劃當中。但現在回想起來,過去的種種似乎都是在為了成立培志而做準備。例如好的學歷使她有多餘的錢財幫助別人;好的老公則是完全支持她的想法和行動;自殺熱線的志工經驗更讓她能夠輕易的和孩子溝通,一切彷彿就像天註定一般早就安排好。

 

鄭天琴對於社會關懷的體認和感受,早在小時候就已經超越同儕。「我從小的態度就是憂國憂民、救國救民,但是後來發現不是每個人都能感受他人的痛苦,甚至有人無動於衷,我從開始的震驚到憤怒,接著只好無奈接受,到最後的沉默以對,也沒想過要創立培志這類基金會,只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

 

不拘小節卻心思細膩  熱情鼓舞眾人前進

    率真、爽朗的個性讓她再也無法對他人的痛苦視而不見,才有了實踐的念頭和動力。鄭天琴的好友,亦是培志教育基金會在台分會長趙安立說,選擇這條路是寂寞的,看著各個貧窮家庭有不同的狀況,常常心有餘而力不足,「但天琴的熱情感動了所有志工,她十年走來始終如一,那份愛心從來沒減弱,甚至越來越強大。」

 

    趙安立表示,鄭天琴常常能看見他人看不到的小細節,例如某次進行家庭訪問時,他們到了一個窮困的農村,審核那家的小男生是否符合助學金資格,「天琴發現因為重男輕女而受到忽視的妹妹,其實更需要幫助,尋求父母同意之後,我們馬上帶著小女孩買書包、安排她上學。」就是那份細膩和愛心,總是讓趙安立感動不已,並且一路堅持下去。

 

提起社會關懷的培養,鄭天琴認為,同情心就像智商一樣有多少就是多少,沒辦法強迫一個人去增強他()的同情心。但是我們可以從幫助他人來發掘自己擁有同情心的這口井有多深。假如沒有那個心,當然也無法體會像泰瑞莎修女等人,願意將自己奉獻給社會的心。

 

多讀書培養獨立思考  隨時與古人做朋友

    除了對於社會的使命,鄭天琴愛讀書的習慣更是讓趙安立讚嘆不已。她說:「天琴常說小時不愛讀教課書,但是從小三起就喜歡閱讀課外書籍,因此她隨時都在找書讀,這個習慣值得大家學習。」鄭天琴自己也笑著說,假如可以回到大學時代,除了交男朋友外,一定要好好讀書,.即使現在的理解力較好,「但年紀大了總是過目即忘,實在可惜。」

 

    談到讀書,鄭天琴便滔滔不絕。「讀書就像吃吃到飽自助餐一樣,不要一開始就連續吃好幾碗炒麵,其他就吃不下了,千萬不要浪費時間讀壞書。」她說,讀書最大的好處在於,即使在半夜三點,也可以在書中跟幾千年前的人做朋友,推薦學弟妹一定要養成這個好習慣。

 

    回憶起大學時光,鄭天琴認為英文系的啟發式教育使她受益良多。從前的台灣學生害怕發言,幸好當初英文系都是外國老師,總以討論方式授課,要求學生獨立思考,培養懷疑的能力,對於日後職場有相當大的幫助,尤其當時的系主任文納神父,其學問和人品都深受景仰,是大家學習的典範。

 

    系上提供的資源使她受益良多,輔大校園的環境也讓鄭天琴難以忘懷。「以前的校園很美麗,沒有現在的擁擠,中美堂還時常播放電影,」她說,住在貴子路的修女院三年,在典雅且寧靜的環境下生活,開心又自在。

 

活在當下勿好高騖遠  擦亮自己的鞋最重要

    她更提醒學弟妹,不管任何事,要相信自己、做最好的自己。「不要看到別人的鞋漂亮就想穿,因為那雙鞋雖然漂亮但是並非自己的尺寸,應該看看自己有雙符合尺寸,很好的鞋,隨時打亮擦乾淨就對了。」

 

    對於即將畢業的學弟妹,鄭天琴勉勵大家,做任何事都要保有熱情,熱情加上實質的薪水,才是真正的報酬。不要好高騖遠,應該活在當下,把今天活得好才最重要。即使早已從職場退休,她仍然抱著相同的工作態度,要求培志教育基金會穩定成長向前走,「不論是幫助三千個還是三百個孩子,都是一樣的有成就因為我已用盡了吃奶的力氣,那就是最大的成就和收穫了。」

 

鄭天琴邀請大家瀏覽培志教育基金會的網站

www.PeachFoundationUS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