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 说明: E:\images\peachLogo.gif

说明: 说明: E:\images\Icon\back.gif

 

救命稻草

03007李豔芳

我是一名出生在貧寒家庭的梯田姑娘。“家徒四壁、衣衫襤褸、灰頭土臉、疲憊不堪、掙扎、不甘”,用這些詞來形容我兒時的家屋及家人是最貼切不過了。

我的父母生於解放初期,經歷過內戰,挨餓、受凍,充滿了苦難,但他們對生命充滿了敬畏和希冀。父親曾告訴我,他們那時候太希望有棵救命稻草了,抓著爬啊爬,說不定哪天就過上了好日子。物質生活是貧瘠的,但意志是頑強的,他們用熱愛生命,不屈不撓的精神感染著我,認認真真幹活,踏踏實實做人。父親給予我的最好禮物是一句話──“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父親,一個熱情、熱心、堅強的哈尼貝瑪(注:哈尼風俗文化的傳承者),讀到小學二年級被迫輟學,自學修完小學課程。從小帶著我走村串寨,用他的貝瑪文化服務老鄉。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一有機會就教我識字。有一次,他用焦炭在別人家地板上教我寫“橄欖”二字。多難的兩個字啊!況且那時候的我還沒有入學。我怎麼都學不會,不願學,父親嚴厲地說:“律師是要能說會寫的。說的要比別人好,寫的要比別人好,懂的要比別人多。這兩個字,好好寫,村裡沒幾個人會寫呢!”受益於父親的耐心教導,在我七歲入學那年,我已經會寫自己的名字,還有很多字,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我懂得了長大後不一定要當老師,律師和法官也是不錯的選擇。

我的母親,一個本本分分的農村婦女,沒有讀過書,但溫柔、賢慧、勤勞、持家、孝順。從小沒有父親,嫁給我父親後把我外婆也接來婆家生活。按理,我外婆會遇到來自親家的一些為難,但因為我父母的孝順,三個老人在一起不亦樂乎,同甘共苦(我的外婆在我家過世,享年一百零一歲)。母親從來都不穿鞋子,上山爬樹砍柴,下地挖田插秧,都是光著腳丫。腳底板的角質厚到都裂了痕,她還是不穿鞋子。她很少說話,我翹課,她不罵;我拿獎,她不誇。逢年過節,怎麼窮、怎麼苦,都要帶著我上街買衣服,就是從來不給我買玩具,不論我怎麼哭鬧。

我是村裡出了名的尖子生,可是走到哪裡,大家跟我說的第一句話都是:“不怕!好好讀書,你們家的日子已經不能再苦了,等你念完書就會好起來了。”可見,我家那時是多窮啊,讓大家一見到我,就想起“窮”字!

初二那年,我出天花。父親連夜從南沙走路趕到家,又從家裡趕到我的學校。那是高山地區最陰冷、最潮濕的季節,父親就穿著涼鞋趕了車程三個多小時的山路!在校門口,我看著父親冷得發青的臉和發抖的雙唇,心如刀割。我頭一次那麼強烈地感受到貧困的痛楚。父親憐惜地看著我,說:“沒事沒事,爸爸帶你去醫院。”在醫院裡,我清晰地聽到父親對醫生說:“醫生,這是三百元,先交給你,不夠的,等我賣了小豬仔再來補上。請千萬別跟孩子說病有多嚴重,醫療費不夠等等之類的話。”窗外陰雨綿綿,但我的內心更冷、更僵硬。父親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怎麼可以那樣低聲下氣?怎麼可以那樣哀求別人?我開始自責、愧疚,我幼稚地以為都是因為我讀書,家裡才窮。

病好後,我偷偷打包行李,準備出去打工,結果被老師逮住了。善良的老師沒有告訴我父母我想輟學的事,而是安撫我,還給了我她的衣服、鞋子穿。這在一定程度上點撥了我,我開始懵懵懂懂地相信,我可以借靠社會好心人的力量,完成我的學業,創造很多財富,讓家人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初三那年,鄭阿姨一行人來到勝村中學,校長引薦我認識。回想起那天,記憶變得很模糊,只記得我在金太平叔叔面前哭啊哭,不知道哭了多久,鄭阿姨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不能哭!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於是,我就這樣成了培志人。從此,在這條漫長的學業路上,我不再孤單。

看到父母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艱辛,我會擔心、害怕,但想起鄭阿姨,內心充滿了希望。培志就是我的那棵救命稻草,我把它的力量想得特別堅韌,一直抓著,爬啊爬。2003年,我以傲人的成績考入了建水一中,高二又考入了文科尖子班。2006年,我被雲南大學法學院錄取。

2010年,我以“2010年度雲南省高校優秀畢業生”的身分投考某基層法院,後來又如願以償地成為了一名人民法官。我已成家,丈夫就職於某國家機關,是一名人民公僕。寶貝女兒名叫金豆,乖巧可愛,已咿呀學語。我和愛人幫助哥哥蓋起了四層半的樓房,也有了按照自己意願裝修的房子。現在的我們,身體安康,生活幸福,工作順利,時常帶著父母外出看看美麗的世界。我和愛人都關心時事政治,常常在一起討論當下的新聞熱點、社會民生,所撰寫的文章、網評時常見於報端。目前,我正準備報考2016年雲南大學法學院在職研究生。

 

Web server status

Web server status

Web server stat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