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 说明: E:\images\peachLogo.gif

说明: 说明: E:\images\Icon\back.gif

 

愛,助夢想走出大山

02158 何朝明

我來自漾濞縣一個貧困的小山村,除了玉米、土豆外,種不出其他農作物。我家有六口人:爺爺、父母親、妹妹、弟弟和我。小時候,跟大伯家住在一起,沒有自家的房子。

後來靠父母的辛勤勞作,蓋起了一間新房子,白木瓦、紅土牆、木板擋風、竹籬作門,一家六口搬了進去。那時,我們三兄妹都在上學。為了學費,父母東籌西借,父親在農忙後還幫別人幹活,賺點小錢。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裝修房子的事,父親、母親再也沒有提起過。

上初一時,除了交學費,每個星期還要供我伙食費。每星期天下午,當我說要走的時候,母親就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不論再怎麼忙也會準備好十二塊錢,還仔細囑咐我:“先到街上買幾斤米,交到食堂,換成飯票。”每當接過這十二元,就感覺它好沉,好沉。母親總說:“不管怎麼困難,就算砸鍋賣鐵,也要供你們上學。以後有了出息,就不用像我們一樣,一輩子受苦。”看著父母勞累,我心裡難受極了,很想回家幫著幹活。但我知道,母親是不允許我放棄的。每當想開口說,想一想,又打消了念頭。我明白,說了,只會讓母親更傷心、難過。

為了供我們上學,新房子都變成舊房子了,一扇門窗卻還沒能裝上。而父親、母親,反倒成了不停運轉的幹活機器。

剛上高一,我差不多是全班倒數第一,上課時,老師講的內容我聽不懂,覺得學習很吃力。高一上學期將結束,我想反正上課也聽不懂,與其在學校裡浪費錢和時間,不如回家幹活。我跟父母講了我的想法,父親沒說什麼,母親卻含淚說道:“好,從明天開始,你就跟我去幹活。”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母親便叫我起床,要我跟著上山砍柴。我半睡半醒起來,找了繩子和柴刀,就跟著母親往後山上去了。時逢冬天,穿著破膠鞋,踩在結霜的地上,吱呀吱地,響個不停。

到了山上,天剛剛亮。由於路遠,要找乾柴,我東拉一枝,西找一根。母親轉眼已砍好,我的卻才砍好一半。母親過來幫我砍,用繩子捆好。我發現,雙手被凍得通紅。回來的路上,我背著柴,走下坡路,稍微走快一點,膝蓋就發疼。走走停停,真想把背上的柴全扔掉。回到家裡,吃過午飯,母親說,今天你跟你爹背玉米稈到你三叔家,明天你三叔會幫我們把它磨成糠。飯後不一會兒,父親就叫我走了。還好,玉米稈是乾的,背著也輕。但到了下午,起了風,一下子玉米稈好像重了許多,背著玉米稈,我被風刮倒在地好幾回。我想,這哪是人幹的活。一天下來,累得半死,晚飯後倒在床上便沉睡過去。就這樣,吃飯、幹活、睡覺,一天、兩天、三天……周而復始,家裡還是有幹不完的活。

眼看下學期就要開學了,可母親也沒有問我是否想去讀書。開學的前一天,我急了,跑到母親跟前說:“媽!我不想在家幹活,我想回學校上學。”母親笑著點點頭說:“賣豬的錢,我攢著呢!明兒你們三兄妹一起去上學。”第二天,三兄妹換好衣服,母親對我說:“如果不讀書,就一輩子像我們一樣,讀書雖然苦,有比在家苦嗎?”我搖搖頭。經過這個寒假,我終於明白母親為什麼要我們好好讀書。從那以後,我一心只想讀書考大學,再也沒有放棄讀書的念頭。2002年,高一下學期的一天早上,班主任對我說:“這學期,你進步得很快,培志教育基金會給學校一些名額,每個學期給助學金八百元,我們班有三個名額,打算推薦你,這裡有一份表格,你拿去認真填寫,下午交給我。”我把表格放到課桌上,拿著筆,又在草稿紙上試了試,小心翼翼的填寫,生怕寫錯字。一份表格,直到快要上晚自習才填好,交給班主任。

周末回家,我把此事告訴了父母,他們也很高興。母親說:“難得有好心人幫助,你要好好讀書。”高二上學期開學,妹妹上初三,弟弟也開始上初一了。三兄妹的學費就要一千五百元左右。更可怕的是生活費,一個星期三兄妹至少也要花五十塊。這叫家裡怎麼辦?我跟母親說:“媽,不用擔心,基金會會給八百塊,到時,我再把學費交上”。

開學兩周後,班主任拿了一張匯款單給我,說這是培志助學金。我小心翼翼接過八百元的郵局取款通知單,把它放到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裡。可當時,我還沒有身分證,要帶戶口冊到郵局才可以領取。第二個星期,我從家裡帶了戶口冊,到郵局取了八百元助學金,交了學雜費,一共六百五十塊,還剩一些作生活費。進培志之前,我懷疑自己真的有能力走出大山嗎?自從進了培志第一次領助學金後,重重疑慮都煙消雲散。因為有培志的幫助,父母身上的擔子輕了,我也找回了自信。讀書是我唯一出路,一定要到外面世界看個究竟。

2004年秋,我揣著夢想坐上了火車,從大山來到了繁華都市。覺得城裡的一切都如此新鮮,到處高樓大廈,車來車往。在新的環境裡,我經歷了許多的第一次:第一次上課,找不到教室;第一次碰電腦,不知道怎麼開,瞎按一通,螢幕上才有了反應;第一次到食堂打飯,不知道飯卡怎麼用;第一次乘公車,坐反了方向;第一次到超市買東西,繞了半天才找到出口……

新的環境裡,有苦,也有樂;有失敗,也有成功;有回憶,也有夢想。我的大學生活不算豐富多彩,卻很充實。學的東西多了,光靠幾本專業課本,遠遠不夠,多數時間還是到圖書館查資料。課餘時間也多了,八成的時間是由自己安排,一星期不超過十節課。除了學習,迫於生活壓力,我不得不想辦法賺些生活費。經過一個多月,終於找到了一份送報紙的差事。每天送報紙到一棟學生宿舍樓,用一個大麻袋拎上一打報紙,從一樓發到七樓,邊發報紙邊收前一天的舊報紙,周末除外,每天兩小時(下午六點到八點),每月有兩百元左右的報酬。每當我領到報酬,總是欣喜若狂,因為我下個月的生活費有著落了。

2008年12月,在一直鼓勵我、支持我的培志裡,我得到了第一份工作。這裡每位工作人員,都是那麼的熟悉,我仿佛又回到了另一個溫暖的家。

每次察訪時,我都會從許多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每當看到小朋友家,就想起自己的家,我曾經歷過的痛苦與掙扎、無奈和期盼,正在無數的孩子身上上演著。但與他們相比,我是多麼的幸福。至少我有一個完整的、溫暖的家,而有的孩子擁有的,僅是一個殘缺的,充滿了苦痛與無奈的家。

曾看到,在孩子將去上學時,父母往孩子手裡塞東西──那是錢,是被揉了無數次,然後又疊得整整齊齊的一打零錢。每當看到這一幕,淚水就會模糊我的雙眼,使我想到我的父母,在每個星期天,我將去上學時,即便父母在地裡幹活,也會急忙的把帶著泥土氣息的錢塞給我。父母對子女的愛,是無私的,而這些孩子的未來,正是他們父母的夢。想到自己能用渺小的力量,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讓他們的希望再次燃燒起來,讓他們父母的夢漸漸變成現實,我心中的快樂便油然而生。

 

Web server status

Web server status

Web server stat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