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earch 

 

Back Home

 
培志簡介
    我們的成就
    年度報告
    與我們聯繫
    問與答
    作業程序
    宗旨
    我們的團隊
    資助地區
    抵扣稅款
    董事簡歷
    合作夥伴
 
如何參與
    參與方式
    與Amazon合作
    捐助人表格
    義工體驗團
 
公布欄
    照片集錦
    培志記事
    媒體報導
    通訊
    說故事時間
        人間淨土
        一束花
        我要做有錢人
        蜀道難
        己所不欲,施於人
        絕望中的希望
        沉默的孩子
    義工天地
        因為有你
        夏令營小記
        紅河記事-記2014培志冬令營
        夢廻元陽
        夏令營感言
        愛的春天
        Emily和Scott的結婚禮物
        東莞瑞輝鞋業有限公司感言
        2011年義工瞭解團感悟
        一個都不能少
        不能停止的公益活動
        家訪日記
        梯田裏的ABC
        家訪後記
        那年夏天
        北一女情思
        另一種擁有與感謝
        臺北的街頭處處有溫情
        寫給小姨的信
        安立的信
        父親的來信
        溫馨的對談
        培志義工之旅
 
培志家族
    學生成就
    學生自傳
        張尚虹自傳
        張尚虹自傳 2
    培志人
        創刊語
    學生信件
    學生照片
    老師與家長的話
        賈小權老師
        貧困生家長永忘不了的事件
        鄧朴文校長
        蘇春華老师
        黃永靖老師
 
服務內容
    大學貸款
    助學金
    圖書館
    Laurice醫療基金
    培志其他活動
    學校建設
    生活小額貸款
    夏令營
    師資培訓
    冬令營

/中文/培志家族/老師的話/蘇春華老师


云南省綠春一中蘇春華老师的信


尊敬的鄭天琴老師:

您在 2004 年 11 月 8 日給我寄來的信已收到。我對您在信中所提的疑問作一下解釋:經過我們的調查核實 04168 李建國的父親,是開了一個小賣鋪,開的時間是在培志教育基金會資助他以前開的,開這一個小賣鋪的錢是由同情他們家的親戚墊出本錢讓他父親開的,現在由於親戚撤出本錢,他的父親沒有出貨的錢所以把小賣鋪關閉了。他的父母親的確是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年收入少於 2400 元。

沒有他的申請並不是他放棄了救助的機會,而是因為李建國寫的申請語病太多,老師幫他修改了幾次他也寫不好,當他改好了要交時他父親發生了車禍,這時學校已經把學生的申請作了登記,他的名字就沒有登記在名單上了。我把他們家的相片給您們寄上,從中可以反映他家的貧困,這個學生成績優秀,特別是得到培志資助後,他的學習勁頭更足了。

04169 許忠福的父親是農民,他開過拖拉機,但那拖拉機在許忠福姐弟三人都上學時,因拿不出學費而賣了。他的父親又在家裏幹農活了。

04172 白秀珍、 04174 李秀英、 04177 張玉花這三個同學是我校初 145 班(民族班的學生)她們性格靦腆、比較自卑,由於當時班主任老師向學校上報的是家庭貧困、品學兼優的學生,上報的那些學生大多是男生,後來由於男女比例失調,又撤下那幾個男生,把這幾個女生上報到學校政教處,所以您們在救助名單上看不到她們的名字,現在我把她們家的相片呈給您們審查,隨信附上他(她)們的申請和信件。

04178 羅筱軒就是申請名冊上的羅曉前,她已經寫了申請,只是她把名字給改了。

04182 李豔花這個學生的父親是村委會幹部,村委會幹部不是正規的編制,想什麼時候不讓他做就可以不讓他做,酬勞也不穩定,至今李豔花的父親已退休(別人不讓做了) 5 年了,在李豔花寫申請資助時他們家就沒有這收入了。她的父母是農民,年收入少於 2400 元,我認為以上同學是符合資助條件的,請鄭天琴老師明察。

鄭天琴老師,當我看到我們這些學生受資助,無後顧之憂時,我不禁想起了我當年求學時的困境:我出生于一個貧民家庭,全家共 7 口人,有我外婆、父母、我們兄妹四人,我父親每個月拿近 50 元(人民幣)工資,我母親是個裁縫每天 5 分工分(合人民幣 0.5 角),父母一年到頭的收入為 800 元左右,不論春夏秋冬,我和許多貧困的同學一樣都光著腳去上學,到初中二年級時我的父母才買了一雙一元錢多一點的一雙涼鞋給我,那時我 13 歲,那時的工資不高,物價也不貴,但像我們這樣的家庭要供四個孩子上學的確不容易,所以父母親只有節省再節省,兒女們的最高要求就是能吃飽就可以了,但這需求往往不能得到滿足,我們做子女的和父母一道窮日子窮過,從來不向父母提什麼要求,要什麼東西。直到我高中畢業,記得那是 1982 年 7 月,在高考時我沒敢報考我想考的學校,不是我考不起而是我讀不起,那時我報考了師範院校(紅河州蒙自師專),因為國家規定凡到師範院校讀書的學生,國家給每個學生提供免費伙食。這樣我就可以讓家裏少一些負擔, 1982 年 12 月紅河州下了一場罕見的大雪,那場雪真大啊!我們這些貧困人家的子弟衣單被薄,首先要克服的困難就是寒冷的折磨,提高自身的抗寒能力,一下課我們就跑回宿舍舉杠鈴,讓身體熱起來,冷得抵不住時就把學校救濟的毛氈批到教室裏,寒冷過去了接下來要和饑餓作鬥爭 . 那困難真是一個連著一個,我深切體會到了困難的滋味。

現在培志基金會讓我做培志和貧困學生的聯繫人,我深感責任重大,我時時告誡自己要努力工作、細心辦事,把培志的關愛送到最貧困的、品學兼優的學生的手中,將愛的種子播到純真的心田,讓貧寒的子弟順利完成學業,使他們少一些困難多一些自信,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自身的處境!

鄭天琴老師,我會認真工作,仔細審核,在您們這樣崇高的心靈面前,我想誰都不會忍心去玷污的。在您們無私博愛的面前只配有真誠和純潔。

最後祝願鄭老師全家和培志的好心人們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蘇春華 敬 上

2004-12-9

 

| Home | Our Projects | Our Children | How To Help | About Peach | News Center

Copyright ©  2018, PEACH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