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earch 

 

Back Home

 
培志簡介
    我們的成就
    年度報告
    與我們聯繫
    問與答
    作業程序
    宗旨
    我們的團隊
    資助地區
    抵扣稅款
    董事簡歷
    合作夥伴
 
如何參與
    參與方式
    與Amazon合作
    捐助人表格
    義工體驗團
 
公布欄
    照片集錦
    培志記事
    媒體報導
    通訊
    說故事時間
        人間淨土
        一束花
        我要做有錢人
        蜀道難
        己所不欲,施於人
        絕望中的希望
        沉默的孩子
    義工天地
        因為有你
        夏令營小記
        紅河記事-記2014培志冬令營
        夢廻元陽
        夏令營感言
        愛的春天
        Emily和Scott的結婚禮物
        東莞瑞輝鞋業有限公司感言
        2011年義工瞭解團感悟
        一個都不能少
        不能停止的公益活動
        家訪日記
        梯田裏的ABC
        家訪後記
        那年夏天
        “北一女”情思
        另一種擁有與感謝
        臺北的街頭處處有溫情
        寫給小姨的信
        安立的信
        父親的來信
        溫馨的對談
        培志義工之旅
 
培志家族
    學生成就
    學生自傳
        張尚虹自傳
        張尚虹自傳 2
    培志人
        創刊語
    學生信件
    學生照片
    老師與家長的話
        賈小權老師
        貧困生家長永忘不了的事件
        鄧朴文校長
        蘇春華老师
        黃永靖老師
 
服務內容
    大學貸款
    助學金
    圖書館
    Laurice醫療基金
    培志其他活動
    學校建設
    生活小額貸款
    夏令營
    師資培訓
    冬令營

/中文/公布欄/義工天地/梯田裏的ABC


梯田裏的ABC


梯田裏的ABC



2005年11月,我曾參加了培志基金會的家訪,親眼看見了雲南邊區特貧學童的家庭狀況。所見所聞令我耿耿於懷,從去年冬天到今年夏天心中一直掛著一個重錘。2006年7月,我卻又抱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態,再度加入了培志為孩子們在雲南省舉辦的英語夏令營,成了夏令營在元陽第一期第二班的“班主任”。

元陽,位於雲南南部的山區,一個由上百代人經過了上千年的努力,劈山夷地而以梯田聞名中外的一個小縣。元陽全年氣候清爽宜人,雖然適逢雨季,但比起上海的燥熱和濁悶,真可以算是世外桃源。夏令營所在的元陽第一中學,位於山嶺,須由鎮上攀坡而上,爬過上百層的臺階才能到達。在簡陋的教室中即可看見佈滿梯田的山嶺圍繞四方,雲彩時時飄過其中。我想陶淵明當年能“悠然見南山”的結廬之處,應該也不過如此吧。夏令營總共辦三期,每期都有兩百多人。孩子們大多是從元陽附近村落,如嘎娘,牛角寨,黃茅嶺等地來的,以彝族或哈尼族為主。每天除了固定的四堂英語課,還穿插情緒指標(EQ)、快樂人生、問與答、音樂、遊戲等課程,培志還為他們提供了食、宿、洗澡及體檢等多項措施。身為培志資助人,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我的捐款能做到“錢盡其用”的喜悅。

孩子們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瘦”。倒不是餓狼似的瘦,而是一種上海人所謂“結棍”的瘦。當我這個陌生的城市人說了句:“你們好嗎?”竟使得他們那麼的不知所措。再問一句“How are you ,children?”更令他們各個赧然地低下了頭。為了營造“氣氛”,我為每個孩子準備了一個英文名字。這個小小的“花招”使得他們的眼神再度燦爛了起來。他們都是初二升初三的年級,年紀卻從14到17歲不等。長年的使用母語,加上沒有電視及廣播電臺的“教化”,與孩子們溝通起來有時用普通話都有些困難,更惶論用英語了。我翻閱了一下全國統一使用的英語課本,內容豐富,設計精良,也許能為從小就接觸英語,根基紮實的大城市孩子提供極大的幫助,但對初試英語的貧困孩子,它的難度無疑成了“天書”。各村鎮師資的匱乏更是教育網的一個大洞。來我班上旁聽的幾位當地英語教師坦承,他們的專業本來是物理,歷史,電腦,甚至政治科,但除了偏遠地區有英語教師的空缺,可以有機會“上崗”外,沒有其他選擇。

七天的緊湊教學,確實令我有些筋疲力盡,但畢竟過去了。孩子們在課堂上的參與程度明顯的從“被迫”改為“積極”甚至“搶先”。據說夜裏在孩子們的宿舍中已經有夾帶英語的夢話出爐了。最後一天,我決定,與其再給他們改正幾個發音,與其再給他們塞入幾條文法,我不如用這最後的一點機會和他們聊聊吧!做好了安全的調適,由他們傾訴吧。反正吃了秤砣,鐵了心,我的心已經可以做到“百毒不入”了。

考第一名的Ian年前喪父,不上學時就為在田裏耕作的母親燒飯,洗衣服及看顧弟弟。“阿姨,我是長子,以後我一定會愛媽媽,讓她過好日子的。”花樣年華的Lily幼年喪母,經常被繼母趕出家門,過著飽一頓,饑一頓的日子。偶爾去已年邁的親外婆家避一避。“阿姨,我寧願去一個無人的荒島,也比看繼母的臉色好過……”培志的孩子中也有父親酗酒誤殺了祖母,或是父母口角而父親殺了母親的案例。殺人者死,最終是孩子成了孤兒。貧窮啊!你帶來的何止是失學的兒童?

臨近最終下課的時間,David突然站起來,“阿姨,我可以唸一段文章給你嗎?”

“Of course!”

唸的是冰心的“紙船”。當他唸到:

“母親,倘若你夢中看見一隻很小的白船兒,不要驚訝它無端入夢。這是你至愛的女兒含著淚疊的。萬水千山,求它載著她的愛和悲哀歸去。”

我的淚水決堤了……

夏令營結束後,我和國棟又去了越南。回程時,我們從越南的芒街,徒步走回中國國境。國棟性急走在前面,當我們遙遙看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邊境”幾個大字時,我全身起了一陣激蕩。國棟此時回頭對我大聲說:“看見中國了,感覺還是不一樣哦!”我趕緊用袖口壓了壓即將掉出的眼淚,敷衍的回了他一句,“No,kidding!”我的母親國啊,但願在賢人辛勤的領導下,上令下達,使你羽翼下的每一個子民都能早日自立,茁壯!

感謝培志給的機會,我能在過了半百之年,像當年印度的希達塔王子,走出了皇宮的屏障,怵然看見了人世間的真實景象。我不是佛祖,我不是醫生,我不是富豪,我不是地方領導。我毫無能力為貧困孩子做更多的改變,謹以此文寫給我自己的良知!

 

| Home | Our Projects | Our Children | How To Help | About Peach | News Center

Copyright ©  2018, PEACH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