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earch 

 

Back Home

 
培志簡介
    我們的成就
    年度報告
    與我們聯繫
    問與答
    作業程序
    宗旨
    我們的團隊
    資助地區
    抵扣稅款
    董事簡歷
    合作夥伴
 
如何參與
    參與方式
    與Amazon合作
    捐助人表格
    義工體驗團
 
公布欄
    照片集錦
    培志記事
    媒體報導
    通訊
    說故事時間
        人間淨土
        一束花
        我要做有錢人
        蜀道難
        己所不欲,施於人
        絕望中的希望
        沉默的孩子
    義工天地
        因為有你
        夏令營小記
        紅河記事-記2014培志冬令營
        夢廻元陽
        夏令營感言
        愛的春天
        Emily和Scott的結婚禮物
        東莞瑞輝鞋業有限公司感言
        2011年義工瞭解團感悟
        一個都不能少
        不能停止的公益活動
        家訪日記
        梯田裏的ABC
        家訪後記
        那年夏天
        北一女情思
        另一種擁有與感謝
        臺北的街頭處處有溫情
        寫給小姨的信
        安立的信
        父親的來信
        溫馨的對談
        培志義工之旅
 
培志家族
    學生成就
    學生自傳
        張尚虹自傳
        張尚虹自傳 2
    培志人
        創刊語
    學生信件
    學生照片
    老師與家長的話
        賈小權老師
        貧困生家長永忘不了的事件
        鄧朴文校長
        蘇春華老师
        黃永靖老師
 
服務內容
    大學貸款
    助學金
    圖書館
    Laurice醫療基金
    培志其他活動
    學校建設
    生活小額貸款
    夏令營
    師資培訓
    冬令營

/中文/公布欄/說故事時間/己所不欲,施於人


己 所 不 欲,施 於 人


愛之旅之五
己所不欲,施於人

鄭天琴
七月六日 星期五 天氣晴 攝氏36度

早上八點鐘,旅行社的小王已經在酒店的大廳等我們。今天去重慶野生動物園。
我包了一部小巴士。導遊是旅行社贈送的。動物園才開張倆個月,聽說是全中國最具規模的野生動物園。距重慶市區車程約一小時。

野生動物園分兩部份,野生放養的動物與關在籠子的動物。前者遊區,遊客一定要搭乘園裡的大巴士,全程約40分鐘,只准坐一次。若想再搭乘一次,得再買一次票,票價約10美元。
我們行經老虎區,豹區,熊區,鴕鳥區,獅子區。孩子們睜著大眼睛,張著嘴巴,有幾個竟然鼓掌大笑。一反平時的沈默拘謹,第一次看到他們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行經豹區,司機停車讓我們拍照。我坐在司機後面,看見他竟然口含水, 吐向豹子。豹子本來慵懶躺在一旁,不理睬我們,被吐一口水之時,目露怒光。司機又吐一口水,並發出去去聲音,嚇豹子,豹子站起來,弓著背,怏怏離去。
我看到司機接二連三向豹子挑釁,無聊至極,可憎可惡。可是我沒有說話。我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愧。
行經鴕鳥區時,幾隻鴕鳥悠閒地在大馬路上散步,巴士尾隨。突然間,司機加速,鴕鳥開始快跑,司機更加速,鴕鳥沒命狂奔。
我生氣極了,師傅,請你不要追趕鴕鳥,你嚇了他們
他說他們跑的快,才漂亮,別的乘客喜歡看
我說我們將心比心,如果有人在你後面,快車追趕你,你一定嚇壞了,這些動物倒了楣,被我們捉來,我們不應該加深他們的痛苦。
司機不說話,慢下速度。
之後,由於司機低劣的素質,我興趣索然。到了終站,我告訴小王我要投訴此司機。小王說沒用。我說若多些人投訴反應,當局一定會再教育司機禁止他們虐待動物。我又趁機向孩子們做機會教育,他們一定覺得這個鄭阿姨真愛管閒事,到處干涉別人。

許多地方還在施工中,東一堆水泥,西一堆磚頭,景觀不好,管理更差。這是新公司的致命傷,還沒準備好,千萬不能開張,壞口碑一傳,更沒有人來。
遊畢野生區,我們去籠子區看動物。動物園大的不得了,不同的動物區以小巴士銜接,小巴士費用另計。我不在乎這種零星敲詐,只要有車來就行。問題是我們最少要等十分鐘才能搭上車。路邊沒有遮陽,在此攝氏36度的高溫下,我們快中暑了。
看了三個館,又曬了三十分鐘,我決定就此結束,保住老命小命為先。
小王問我對此動物園有何評價,我說來這動物園要快,晚了,倒閉了,看不見了。

聽說附近有個竹海,是四川省第二大,次於長寧縣,車程不過15分鐘。我請求導遊司機帶我們去,車子我已包到六點,這才兩點,我會補上油錢。他們勉強答應。
到了山下,小王說竹海的精華處在山上。山路又遠又陡。以我的體型,她勸我坐轎子。
在中國我好幾次受他人譏笑體重問題。
譬如買衣服,店員一見我就說沒有,沒有,沒有你你穿的尺碼。
譬如去按摩,翻個身,按摩女就說你怎麼這麼胖?!
譬如去爬山,路邊的轎夫蜂擁而上大姐,大姐,您的體型還是坐轎子吧!爬不上去唷!我不以爲忤,我有過人的自信心,誰說人胖醜呢?有胖美女與瘦醜女,我是屬於前者。老公總是這麼說。

話說小王勸我坐轎子,我告訴她我酷愛爬山,平常週末固定爬山,來回16公里。她睜大小 眼睛看著我,驚訝極了。
一路上山,孩子們健步如飛,他們平常上學回家總要走上一,二個鐘頭,習慣了。我在後面緊緊追趕,上氣不接下氣。
兩個小販從山下跟著我上山,希望我買他們的汽水糖果。我說我們自備飲水,請回吧,不要浪費你們的時間精力,不如找別的客人。他們說沒有人,今天還沒開張呢!
這兩個女人,約四十幾歲,和張果娘有幾分神似。黝黑精瘦,蒼老的臉佈滿皺紋。我問他們平常收入多少,他們說好的時候,十幾,二十幾塊,不好的時候,像今天,沒開張呢!我聽了不忍,買了幾包口香糖。他們問我是不是老師,帶孩子遠足。我據實以告。兩個人笑成一團,不相信大姐真會開玩笑我不想解釋。

到了山頂,孩子們早就等在那兒。
竹林散發一股淡淡的煙氣,竹子大如碗口,密密麻麻,亂中有序。山林充滿神秘的氣氛。
路旁有一老者設了數十個搖籃。所謂搖籃,一張大網,兩頭捆在竹子上。人躺在上面,搖搖晃晃。一個人一塊錢,沒有時間限制。
我們一行人,各自躺在一個搖籃上。老人輪流為我們推推搖搖。
躺在搖籃上,整個人被包著,透著林梢,看著藍天白雲,清風徐來,遙遙晃晃。寂靜的竹林只有竹葉唏嗦的聲音。我快睡著了。
老人到了我身邊,搖了我幾下,問道大姐,你真沈呀!你幾公斤?連這個荒山野林的老者也不放過我的體重問題。
我報了個少十公斤的數兒,他說不會吧,你少報十公斤吧,我這腕口一搖,斤兩錯不了。
我又心虛又尷尬,喔,我也搞不清楚。我們美國的磅秤和你們這不一樣。我講的是美國的磅數
先生您幾歲?我換個話題,轉移他的注意力。
75真看不出來
這是真心話,老人看起來六十出頭。一輩子住在山上,拜空氣新鮮,與世無爭的悠閒之賜。
孩子們一個個躺在搖籃裡,純真的笑容,像大嬰孩一般。我一一為他們拍了特寫。搖了一個多鐘頭,若不是小王催促,我真捨不得走。竹海之行竟是我此行最愉快的經驗之一。

七月七日 星期六 氣溫34度

今天參觀大足石刻。

昨天回到旅館我給小王和李師傅各自100元小費,謝謝他們帶我去竹海。小王告訴我李師傅說汽油很貴,我趕緊又給了100元補汽油,並且道歉我不知道中國的民生物資價錢。李師傅似笑非笑開車離去。
包一部小巴一天的行情是400塊。他多開二十公里,多得200元還不滿足。昨天在車上,口口聲聲說敬佩我的為人,為祖國的孩子們做出如此偉大的貢獻。所以臨時載我們去竹海是他應該做的-如果鄭女士能大老遠從美國來,帶祖國的孩子們去旅行-竹海短短行程是他能為孩子們做的。
我知道他昨晚悻悻離去時已失去對我所有的尊敬-美國華僑真小氣。

一大早孩子們已露疲態,一上車就睡了。車行約30分鐘後,突然拋錨,李師傅修了一個鐘頭,還不行,不得不找他的同伴來代替他。我挺高興的,因為一早至今我只發愁今天結束時到底給他多少小費,才能將他似笑非笑的笑容變成歡天喜地的笑容。
我們一行人在路邊等新的小巴時,女兒說媽,你不知道嗎?你是個倒楣鬼,這種事總是發生在你身上。
我說香香你錯了,媽媽是個最幸運的人,現在我們才走了半小時,還在市區,好換車。如果車子在山上拋錨,我們就更慘了。
我借機向孩子們做思想教育,告訴他們悲觀與樂觀。看待半杯水的不同心態。是半滿嗎,還是半空?孩子們聽了,面無表情。我追問數個孩子對於拋錨有何感想。大夥你看我,我看你,不發一言。唉,我如何打破隔閡呢?

大足距重慶車程約90分鐘,屬於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産之一。
大足石刻造像,始建于初唐,規模不大,歷經盛唐、晚唐、五代十國、北宋、南宋,略見規模,到南宋中期趙智風管造寶頂山石窟道場達到鼎盛,成爲大足石刻崛起的象徵。
大足石刻分佈極廣,北有寶頂山,東有石門山,西南有石纂山,中有多寶塔、北山與南山。
停車場距南山入口步行約10分鐘。在此盛溫下,我決定大夥坐三輪車上去。三,兩孩子分乘一部。孩子們第一次乘三輪車,並無喜色。倒是女兒香香,興奮的很,又施展她的管家婆本事,分配人馬。誰和誰一部車。

外院大佛灣,數千尊高浮雕像密布在崖面上或洞窟中,題材無一重復,內容前後輝映,頗似一巨幅圖文並茂的佛教故事連環書長卷。
其中地獄變中的十王侍從像,有的瘦骨嶙峋,吊眉長目,有的深目高鼻、神態兇悍,有的氣宇軒昂、犀利凝視。刀鋒刻畫入微,生動雕出各人的鮮明性格。
行經六道輪回區域,見牛頭馬面獄卒的兇殘,受刑人的慘痛,他們或在獄卒手中掙紮,或畏縮不前,或掩面不視,或盡力抗爭、面部表情或驚恐或憤怒,或絕望或悲哀,一一展示在崖面上,令人觸目驚心。

地獄?真有地獄嗎?真的是壞人死後去的地方嗎?爲什麽許多人生下來已在地獄中?不必死去,已經入了地獄。
世間的亂象 ; 戰爭,饑餓,貪婪,自私,勾心鬥角,病痛的折磨,與在地獄所受無異。
見刀山地獄受刑者,其上刀尖林立,刀尖上俯臥一人,刀尖穿透其胸,刀山下一人,正被逼走踩刀尖,手攀刀刃往上爬,刀山旁立一獄卒,右手提一人作抛去刀山狀,獄卒後立一戴枷女人,仰望刀山,驚恐萬狀。
此景正是生病的世人與病痛抗戰身心所受折磨最佳寫照。病痛的煎熬正是像上刀山下油鍋一樣的痛苦。

又寒冰地獄二受刑者蹲坐雪山石山,赤身露體,鬢眉挂霜,蜷縮一團。咬牙閉嘴,似凍得肌肉收縮,作寒冷至極狀。
這與露宿街頭,衣不蔽體,無家可歸的世人,又有何異?
又有餓鬼地獄,護湯地獄鐵輪地獄糞穢地獄受刑者莫不仰首張口,痛苦呐喊。世界上多少人每天過日子,或寒冷,或饑餓,或體膚病痛,或精神浩喪,與在地獄中無異。
若人在世間已入地獄,業障已了,死後能升天嗎?還是再入地獄,再受一次懲罰與折磨?我迷惘。
孩子們高深莫測的表情,他們對令這舉世聞名的石刻有多少興趣。香香鐵定沒興趣的很。不過就是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石頭罷了,沒有獅子老虎好看。

中飯包括在團費裡,一道道菜上個不停,上到第七道菜時,我請女侍就此打住,夠了,我們吃不完了,請不要再上菜了
她很驚訝,我又解釋不願意浪費食物的心意。她似乎明白了,走了。
三分鐘後,又來了第八道菜,她說已經做好了,我說那就擱下吧,千萬千萬不要再上下一道菜。
兩分鐘後,她又來了,端上第九道菜-魚香茄子。我說請拿走,送給別桌或員工吧。她呆呆站在那兒,手足無措,抿著嘴說我沒見過像你這種客人,菜端上來了,不要
我說小姐,何必浪費呢,我們吃不下,老闆的菜錢也使了,兩頭吃虧。
女侍說可是,客人並不這樣想,他們吃不完,寧可剩著,也不願意便宜老闆
我說唉,暴殄天物,損人不利己,何必呢?

吃過午飯,我單獨去北山看看。讓孩子們留在餐館玩撲克牌,孩子們都很高興。香香更是如釋重負,暫時擺脫藝術對她的折磨。
北山是大足石刻精華所在,藝術價值遠超過南山。北山石刻多佛像,雕工含蓄樸拙,其中大日如來佛,面頤慈祥,豐潤秀麗,文殊菩薩丰姿玉容,慈眉善目,形神兼備。
看到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化,我不由得以身爲中國人爲榮,想到動物園裏的司機吐豹子,追鴕鳥,又對國民素質的低落痛心。

晚上我請小燕到我房間洗澡,一來四個孩子一個房間嫌擠,二來我想多認識小燕,她是個孤兒。
她在浴室半天沒有聲響,突然間,我意識到她因來晚了,所以沒有聽到我開的浴室使用須知班。敲門進浴室,果然小燕半跪低著頭,從水龍頭掬水洗頭。我教她打開花灑,想到這幾天她總是彎著腰雙手掬小水洗頭, 令人心酸。
洗罷,我與小燕坐在床上聊天,小燕的父親于她六歲時因病去世,母親在她七歲時,與鄰居細故吵架,氣不過,喝農藥自殺。

她在信中告訴我她的願望:我渴望將來成爲科學家,成爲宇航員而現在我最渴望的是能有一個爸爸、媽媽。
爲什麽要有一個爸爸呢?因爲,有了爸爸,夏天他可以帶我去清江河裏游泳,摸魚捉蝦。清江河是苗族,土家族兒女的母親河。千年白虎孕育土苗兒女的傳說是那麽優美感人; 百里的清江林海,茫茫蒼蒼,蔥鬱深邃。冬天爸爸可以帶我去打獵,在猴子坪,他講猴子扳包穀一無所得的故事,在豬嘴岩,他告訴我野豬成精,糟蹋莊稼,被仙人指化,最終成爲野豬神。
但是我最愛的爸爸卻因病於1994年去世,留下我與媽媽苦度時光。
爲什麽要有一個媽媽呢?因爲,有了媽媽,冬天她爲我準備一爐炭火,裝在籃子裏,上學時冒著雪而去,踏雪歸來,不會凍壞我的小手。 夏夜,在百歲的銀杏樹下,她爲我驅趕蚊蟲,陪伴我做完最後一道習題,然後捉來螢火蟲,也捉來漫天的星斗,伴我入眠。
但是我親愛的媽媽卻在1995年去世,只留下我一個孤兒和祖父母相依爲命,艱難生活著。
的確,我最渴望的是有一個爸爸,有一個媽媽,即使有時爸爸媽媽發怒,即使是遭他們痛駡,痛打一頓,即使.

我說:小燕,你恨媽媽嗎?恨她丟了你走了?小燕說:不會。
我說:那好,你母親也有她的難處,活著,需要很大的勇氣,有些人沒有這份勇氣,你明白嗎?你原諒她好嗎?
小燕點點頭。
小燕欲預言又止問我:鄭阿姨,以後,以後我還會看到你嗎?
小燕是個極害羞的孩子。問這句話需要多大的勇氣,我說當然,我們繼續寫信,以後阿姨還可以飛到恩施看你或是你飛出來會阿姨。
可是,我不是她的媽媽,我只能一年寫幾封信給她,帶她出來玩幾天。今後頂多再看看她一兩次。我從她熱烈的眼神中讀出她對我的感情,但是我無能,也無意,做她的母親。

看到她瘦削的臉,顴骨正顯得突出。想到她在信中訴說在校時的日子,.我在學校吃的鹹菜是走的時候,在家炒好的,紙袋裝著帶到學校。吃飯的時候用勺子舀一點,學校有賣菜,但是我沒有錢買,有時帶的鹹菜吃完了,就只好吃白飯。生活是艱苦的,但我支撐的住,我要戰勝這惡魔。.

這惡魔是誰?是人世間的命運嗎?還是地獄的獄卒?我分辨不出。(待續)
 

| Home | Our Projects | Our Children | How To Help | About Peach | News Center

Copyright ©  2018, PEACH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