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earch 

 

Back Home

 
培志簡介
    我們的成就
    年度報告
    與我們聯繫
    問與答
    作業程序
    宗旨
    我們的團隊
    資助地區
    抵扣稅款
    董事簡歷
    合作夥伴
 
如何參與
    參與方式
    與Amazon合作
    捐助人表格
    義工體驗團
 
公布欄
    照片集錦
    培志記事
    媒體報導
    通訊
    說故事時間
        人間淨土
        一束花
        我要做有錢人
        蜀道難
        己所不欲,施於人
        絕望中的希望
        沉默的孩子
    義工天地
        因為有你
        夏令營小記
        紅河記事-記2014培志冬令營
        夢廻元陽
        夏令營感言
        愛的春天
        Emily和Scott的結婚禮物
        東莞瑞輝鞋業有限公司感言
        2011年義工瞭解團感悟
        一個都不能少
        不能停止的公益活動
        家訪日記
        梯田裏的ABC
        家訪後記
        那年夏天
        北一女情思
        另一種擁有與感謝
        臺北的街頭處處有溫情
        寫給小姨的信
        安立的信
        父親的來信
        溫馨的對談
        培志義工之旅
 
培志家族
    學生成就
    學生自傳
        張尚虹自傳
        張尚虹自傳 2
    培志人
        創刊語
    學生信件
    學生照片
    老師與家長的話
        賈小權老師
        貧困生家長永忘不了的事件
        鄧朴文校長
        蘇春華老师
        黃永靖老師
 
服務內容
    大學貸款
    助學金
    圖書館
    Laurice醫療基金
    培志其他活動
    學校建設
    生活小額貸款
    夏令營
    師資培訓
    冬令營

/中文/公布欄/說故事時間/絕望中的希望


絕 望 中 的 希 望


鄭天琴


今天孩子們來酒店與我集合。我與他們約好12點在大廳相等。孩子們家沒有電話連絡。我半年前就連絡好,註明集合日期,時間地點,並且請他們回信,給我確認。共有七個孩子住在大竹,來東湖大酒店集合。大竹縣位於四川省北部,離重慶約200公里,車程約五小時。

十點,楊小蓮由黃老師帶來,小蓮父母都在江蘇工作,一年回家一趟。小蓮由祖母照顧,她每天中午走40分鐘回去吃中飯,因為沒錢買個熱水壺,如果有了熱水壺可以帶便當,就不必走路回家。我與小蓮通信頻繁。與孩子們通信,我得寄中國郵票給他們,因為郵資昂貴,他們負擔不起。她在信中熱情奔放,說她時時刻刻都想寫信給我,也想收到我的信。但礙於郵資昂貴,得等我回信後才能寫信給我。她還說她認識我之前毫無自信,是我給了她信心。她下定決心要脫除一身'土氣',在同學面前抬起頭來。孩子們有個美國阿姨,在同學中是挺有面子的。這群孩子在學校里是最貧窮的一群。這點海外關係的虛榮使他們抬起頭來,得到自信。原本這是膚淺的觀念,但是對於一個13歲,窮的連一個熱水壺都沒有的孩子,我不想糾正她的觀念。只要她在同學面前抬得起頭,再虛空的原因也不要刺破。

我抱抱小蓮,與黃老師握個手,請他們進房內坐。小蓮坐在椅子上羞澀的笑,雙手直在大腿上搓來搓去。看看我,尷尬苦笑的說: 平常好想念阿姨,現在見面了,又不知說些什麼? 這句話已經概括了一切的思念,拉近了一切的距離。

我說: 慢慢你就會想到說什麼。

陳傳東單槍匹馬來,他將讀高二了。我第一次見到陳傳東,嚇了一跳,因為他有斜視。嘴巴又有一點微張,還流一點口水,看起來有一點像智障。我心中很納悶,為什麼他能夠申請到獎學金:因為基金會只發給名列前茅的優秀學生。接下來與他聊了几句話後,我了解到他沒有問題,他就是長的這個樣子。

陳傳東一家六口人。父親原是煤礦工人。有一次下井挖媒,發生事故,身負重傷,失去大部份的勞動能力,不過現在還在支撐著。母親是農民,還要扶養年老的祖父祖母。傳東有一個妹妹。

傳東是個數學天才,他得了全縣數學比賽第一名。他酷愛數學,物理,化學,將來的志向是做一名國防科學家。我問他的眼睛怎麼了,他說: 就是近視嘛。

我說: 你確定嗎?

他說: 是啊!

我心中實在想告訴他,他有斜視,他知道不知道? 可是我又不好說。我伸出兩只手指頭,放在頭上,問他說: 這是多少?

他說: 二。

我問他: 你有沒有看過眼科醫生?有沒有戴眼鏡?

他說: 沒有,我從小到現在從沒有見過醫生。

我本身也有輕微的近視,平常看東西霧茫茫的。如果沒有眼鏡,心中非常不踏實。我了解近視的人沒有眼鏡的痛苦。

回美後,我念念不忘傳東,總覺得欠這孩子一副眼鏡。我問了個眼科醫生朋友,她說斜視小時候可矯正,十六歲已經太遲了。除非開刀,但是有危險。我想了几個法子,想隔著太平洋給傳東配副眼鏡。我不能寄錢去,人窮運氣更背,手上總留不住錢。他的家人總會適時生點重病什麼的,花了這錢。

我想到問几個朋友要几副舊眼鏡寄給傳東,度數由淺至深,總有一副能對上。其餘多餘的眼鏡,也能嘉惠傳東的朋友。就在這前後考量權衡之際,張果去大城市一遊的心願也像惡夢一樣繞著我,揮之不去。午夜夢迴總是想著欠這兩孩子一點什麼。欠傳東一副眼鏡,欠張果一個願望。想著想著,竟然促成這次旅行。

鄧婭由媽媽帶來,初識鄧婭是2000年10月。我與基金會去大陸考察孩童教育。訪問她時已是六點多了,我們在昏暗的教室裡。她告訴我她的夢想是做個作家。我們談了一些共同喜愛的作家。她16歲,就讀高一。8歲時,父親過世。母親帶著她回娘家與外公外婆過日子。父親生前是工人,沒有田種。母親幫人縫補衣服。外公是退休工人,有些退休金,日子雖苦,還能過。本來初中畢業不打算讀高中,高中一年2000塊 (250美元)就是外公一年的退休金。還好申請到基金會的獎學金。她害羞又活潑,滔滔不絕回答我的問題。半個鐘頭很快過去。我結束了談話,與她道別。出了教室,走了十几步路,她突然跑過來,緊緊抱住我的脖子,低聲啜泣。她對基金會的感謝,化在我身上。我的原則是?你不哭,我也不哭,你哭,我一定哭, 我抱著她說. 你就知道阿姨喜歡人抱,回去吧,我們寫信吧? 她說: 阿姨,您回來看我嗎? 絕無可能,我心中想,但是我如何告訴她呢? 很難,將來再說吧? 我敷衍她。沒想到九個月後我竟回來了。

彭輝由爸爸帶來。彭爸爸很年輕,細皮嫩肉,不像農夫。我問他做何職業,他說沒有工作。他送我一雙鞋墊,尺寸太大,是彭媽媽親手做的。我一輩子也不會用這玩藝,還是衷心感謝收下。他對我的道謝感到尷尬,支支吾吾說: 你對我兒子這麼好,供他讀書,還要帶他出去玩

黃永香也是由媽媽帶來的,去年初見她,穿了5件衣服。大襯衫套小襯衫,大T恤套小T恤外,沒有一件擋寒。她今年13歲,也是幼年喪父。

我資助的孩子中,有一半是單親家庭。環境衛生條件糟糕,營養不良,再加操勞過度,爹或娘三四十歲就死了。家裡少了個工作人口,農事收入減半。收入更加微薄。有點病痛,沒錢就醫或舉債就醫,如此惡性循環,一輩子就這樣窮的翻不過身。

若三餐無以為繼,遑論子女的教育。這群赤貧農民一家子年收入約三百美元,上初中要85美元一年。上高中得花上250美元一年。教育是奢侈的享受。許多孩子小學畢業就加入勞動賺錢。沒有教育,收入微薄,下一代正是這一代的翻版。世世代代重覆著一個同樣的惡夢。

基金會所資助的就是這群偏遠地區農民的子女。有了教育,將來才有脫貧的機會,連帶照顧父母的晚年,資助親戚鄉里。'教育'是這群人唯一的希望。

大竹也算個大縣。孩子們住在大竹附近的村莊,到大竹車程約兩小時。到了大竹縣城汽車總站,走路到酒店約半小時,坐計程車不過3元人民幣,但是家長和孩子都是徒步來。在攝氏33度的高溫下走半小時,我的心疼極了。我在信中再三強調所有費用我支付,連同孩子父母的交通費我都支付。但是他們這麼省錢,為我省錢,令我更是難受。

中午我請了大夥在酒店吃了便餐。還有兩個孩子未到,陳寶藍和張果。我希望孩子們三點半前能來齊,好趕上最後一班車:4點回重慶。展開為期五天的重慶之旅。我無法再住在此地最好的妓女窩一宿。下午的等待更是漫長。我前一晚沒睡好,但是不能去躺躺。家長們似乎沒事幹,也不走。黃老師告訴我學校待遇低薄,又經常發不出薪水,他已三個月沒領薪水。他一個月賺四百人民幣(50美元)勉強養活自己,遑論成家。今年25歲,畢業於師範學院數學系,學校師資匱乏,他一人身兼數學,化學,歷史的老師。一個班級90人。週末他喜歡帶學生去爬山,可是領導有意見,已經阻勸他數次,說責任太大。

他想去上海或北京求發展。有同學在那裡,一個月賺几千塊。他一直下不了決心,一來他熱愛教育,二來他怕出去闖,他是土生土長的大竹人,從來沒有離開過家鄉。我靜靜地聽他訴說,看著他呆在這個窮山惡水的鄉下,賺了份吃不飽,餓不死的薪水。現在他才25歲,還有熱忱,還有冒險的勇氣。十年後恐怕磨怠已盡。我鼓勵他,先利用暑假去看看,探探路子,不成九月開學就回來。

他說: 有時我真不想留後路,破斧沉舟,立死地而後生。

我說: 這就更好了。

他說: 唉!我就是太優柔寡斷。

我說: 水到渠成,時候到了,你會知道。

我與家長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彭輝的爸爸告訴我彭輝很安靜,在家輕易不說話。永香在信上抱怨媽媽心情不好,經常遷怒於她。永香媽媽苦笑告訴我永香總是抱怨媽媽不愛她。這次她本來不能帶她來,田里忙。永香說哪有媽媽不帶孩子來。永香媽媽連四歲的兒子也帶來了,家里還有個十歲的老二。一個死了老公的農家女,帶了三個孩子,為掙口飯吃,心情能好嗎?今天這一趟,算是個休假吧。她回家時,我硬塞給她几十元車費,她推辭了一會兒,還是收下。她收下時眼神流露的羞愧令我慚愧,我本無意拿几十元羞辱她,但是我實在不想她花車費。她拉下老臉收下,確是有此必要,這几十塊恐怕是她賣菜几星期所得。

四點了,陳寶藍,張果畢竟沒來,我非常失望。我還得再住一宿,明天才去重慶。

我提議去附近的公園走走。公園緊鄰酒店,有一大片湖。我租條大船,有桌有椅,挺愜意的。船上還有麻將設備。女兒非常喜歡打麻將,記得上次玩麻將她才9歲,匆匆已過三年。當時可可(我的狗女兒)剛進門。過年時,我們三缺一,女兒堅持狗妹妹也上桌,湊人數。我與老公堅決反對指導狗打牌,可可的牌責無旁貸由女兒指導,甚至代打。三年後,香香的牌技退步的與可可一般,唯一強過可可之處是香香能數數兒,能認識几個中國字。孩子們非常驚訝'崇高'的鄭阿姨提議打麻將。我說打牌不是壞事,偶爾為之挺好。孩子們推說不會,不肯上桌。最後傳東與彭輝上場,黃老師負責划船,並遙控我與香香的出牌。四川麻將(或大竹麻將)沒有東西南北中發白,這倒便宜了香香少記得這七個字,條子,萬子,筒子都有數,難不倒她。一條是個問題,一個似鳥非鳥的圖案令她迷糊。彭輝與傳東輪流贏。我與香香一次也沒和。香香是牌藝不精,我是精神不濟。 清風徐來,船兒微微漂蕩,幸福之感油然而生。孩子們都很安靜,太安靜,他們互不相識,還羞澀的很。全船就是我和香香,頻呼吃吃碰碰,卻也不和。

吃過晚飯,我坐在大廳頻頻看遙遠的大鐵門,張果,陳寶藍還沒來。我多麼希望他們能來,尤其是張果。

去年初識張果,他才13歲。身高卻像個8歲的孩子。只到我胸口。他四歲喪父,母親務農。年收入約八百人民幣(約一百美元),獨立扶養四個孩子。

張果害羞,機靈。我一路訪問孩子過來,被他們平常住校,只有米飯就醬菜的貧苦狀況驚嚇的失魂沮喪,總覺得必須'拯救'他們,卻不知道如何著手。嘔心瀝血終於想出週末回家可以大吃豆腐,以補償營養的妙計。張果是第一個我施展妙計的孩子。

我說: 每星期回家,請媽媽做很多豆腐,補充營養?

他說: 可是,可是,我們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吃上豆腐

對於一個像我這樣養尊處優,不識人間疾苦的人,不異是迎頭一棒。

我怎麼蠢的像晉惠帝一樣,滿地餓殍時還問何不食肉糜?

我的愚蠢還沒到底呢。我問他家有沒有種黃豆,他說有。

我說: 沒有豆腐,吃黃豆也是一樣?

他為難的說: 可是,我們的黃豆要拿去賣?又是一棒子。

我說: 可不可以請媽媽留一點不要賣? 說完這句話,我的愚蠢終於到底了。

最後我問他的願望是什麼? 他說: 我想到外面玩玩. 我明白他指的外面---不是操場,不是田野---是大城市.也許是成都或是重慶. 最近的大城市(重慶),車程不過五小時。

我說: 這事應該不難實現. 我哄他,我敷衍他.這事恐怕在他上大學前不會實現.對許多人是易如反掌的事,對張果來說,是個夢.

回美後,我念念不忘張果謙卑的小心願,終於促成我再度回到中國,帶張果出去外面玩玩。圓了他的夢,也解了內疚的心結。我不知道為什麼內疚。為自己的富足內疚?為自己的圓滿內疚?為命運的不平內疚?

突然間我看到一個矮矮的婦人帶著一個矮小的孩子出現在鐵門外。我瞇著眼?不會吧?怎麼這麼小,九個月了,張果怎麼沒長大點? 我急急走出大廳,下了樓梯,是了,是張果。他咧著大嘴笑,我迎上前,摸摸他的頭。像去年十月我們第一次見面,卻沒有陌生感,像久沒見的姪子。張果母親告訴我沒有車回家了,我說今晚和張果擠一擠吧。我們一行人乘電梯上樓,這是孩子們第一次乘電梯,到了三樓,電梯門開了,孩子們魚貫從容出電梯。張果娘愣在電梯門口,電梯門關上,夾住張果娘,門又開了,大夥已走遠了几步,張果一回頭,看到娘站在電梯門口。被門碰碰開開,愣在那裡,手足無措。他氣急敗壞大聲說: 媽! 你站在那兒做什麼?你出來呀!。我急忙拉張果娘出來。小朋友已經笑成一團。張果娘傻呼呼也咧嘴笑。張果抿著嘴,一臉尷尬,娘沒乘過電梯,出了洋相,丟了他的臉。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進了房間,我開了'浴室使用班'。我去年去過孩子們的家和學校,知道他們沒見過抽水馬桶。我仔細告訴孩子們如何使用馬桶。我說: 小朋友,這叫抽水馬桶,使用時一定要坐著,不可以蹲在上面。蹲在上面會發生兩種情形,第一,可能掉進去。第二,可能蹲壞了。阿姨要賠。你們剛開始可能不習慣,上不出來。不過,習慣成自然。男生上廁所時,若小號,坐板要掀起來,否則就弄髒了。 我又仔細示範如何使用淋浴與洗臉槽。我忘了告訴他們如何使用電視遙控。一會兒我去道晚安時,男生房,女生房,孩子們都在看電視。

陳寶藍大約8點到。她母親和舅舅帶她來。母親介紹了舅舅,加句說: 小藍的爸爸精神錯亂不能來. 我不知道接著說什麼才好。他們呆几分鐘就回去。臨行時,欲言又止,我說: 放心,我會照顧小藍. 她努力擠出謝字。

臨睡前,我探望張果母親。張女士今年45歲。長年在田里工作,風吹日晒,滿臉皺紋,皮膚乾燥黝黑,像60歲。除了瞳孔,依稀可看出45歲的精力。她嘮嘮敘說張果右腿如何摔斷,幾乎殘廢。張果營養不良,牙齒已經不結實。她一個人如何拉拔四個孩子。我靜靜的聽著,偶爾點點頭,鼓勵她說下去。我感謝她把我當成好友家人般的訴苦。除了靜聽之外,我找不出一句安慰她的話。最後她說張果如何盼望這次旅行,他興奮了几個月,她也非常期盼。

我問為什麼,她說,'我兒子高興,我也高興',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我沒想到。

今天所有的父母離去時,都不卑不亢,沒有痛哭流涕謝我,令我如釋重負。他們不尷不尬,搓著手,欲言又止說謝謝,走了。我說?那裡,不謝,慢走,請放心孩子,我受不了激烈的感謝。

一晚無夢,不知是昨晚沒睡好,累壞了,還是孩子們已到齊,心安了。明早我們一行10人將上重慶玩五天,想到重慶混亂的交通,我這隻老母雞責任重大。(待續)
 

| Home | Our Projects | Our Children | How To Help | About Peach | News Center

Copyright ©  2018, PEACH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