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earch 

 

Back Home

 
培志簡介
    我們的成就
    年度報告
    與我們聯繫
    問與答
    作業程序
    宗旨
    我們的團隊
    資助地區
    抵扣稅款
    董事簡歷
    合作夥伴
 
如何參與
    參與方式
    與Amazon合作
    捐助人表格
    義工體驗團
 
公布欄
    照片集錦
    培志記事
    媒體報導
    通訊
    說故事時間
        人間淨土
        一束花
        我要做有錢人
        蜀道難
        己所不欲,施於人
        絕望中的希望
        沉默的孩子
    義工天地
        因為有你
        夏令營小記
        紅河記事-記2014培志冬令營
        夢廻元陽
        夏令營感言
        愛的春天
        Emily和Scott的結婚禮物
        東莞瑞輝鞋業有限公司感言
        2011年義工瞭解團感悟
        一個都不能少
        不能停止的公益活動
        家訪日記
        梯田裏的ABC
        家訪後記
        那年夏天
        北一女情思
        另一種擁有與感謝
        臺北的街頭處處有溫情
        寫給小姨的信
        安立的信
        父親的來信
        溫馨的對談
        培志義工之旅
 
培志家族
    學生成就
    學生自傳
        張尚虹自傳
        張尚虹自傳 2
    培志人
        創刊語
    學生信件
    學生照片
    老師與家長的話
        賈小權老師
        貧困生家長永忘不了的事件
        鄧朴文校長
        蘇春華老师
        黃永靖老師
 
服務內容
    大學貸款
    助學金
    圖書館
    Laurice醫療基金
    培志其他活動
    學校建設
    生活小額貸款
    夏令營
    師資培訓
    冬令營

/中文/公布欄/說故事時間/我要做有錢人


我 要 做 有 錢 人


鄭天琴


王蓉華,女,十四歲,讀初中二年級。母親去年成了癱瘓,父親出外打工,被石塊打傷,夫妻經此變故,負債三萬元,家庭年收入約二千元人民幣。對王蓉華的檔案很熟悉,我已經讀了三遍,現在她坐在面前,我卻思索枯腸問不出一個問題。

王蓉華靦腆的坐著,面帶少許微笑。身體前傾,大約只坐在椅子的邊緣。這是間教室,也是宿舍,可稱上前舖後居,下了課走兩步,就能睡覺。課桌椅破舊不堪,後面的床是一排排木板釘成的上下鋪,紅紅綠綠的棉被,帶給這間昏暗的課堂宿舍,一抹顏色,幾許生氣。

我問她全班多少人,她說七十五。

床位夠嗎?我瞄了瞄後面的大統艙,頂多能擠二十人。

不夠床,晚上拼上桌子,只有男生睡在教室,夠了。王蓉華回答我。

那,女生睡在哪? 女生宿舍

多少人一間? 五十人

我繼續詳細問她學校的各種費用。中國偏遠地區的赤貧農民子女,小學開始就住校。交通不便,走路一個鐘頭,再搭車一小時到學校,是極普通的事。學校是不收學費的,可是巧立名目的雜費,令許多赤貧子弟輟學,此基金所支持的孩子們,其家庭年收入平均是三百美元。可是初中生一年雜費開支要100美元,高中生需要260美元。讀書是件奢侈的享受。

當問及伙食費時,她說沒有,我問怎會沒有?

她說: 我每星期回家一次,回學校時帶一袋米,學校會幫我們蒸成飯,不要錢。

那菜呢? 我問。

我帶一瓶醬菜

什麼? 我一時聽不明白---白飯就著醬菜---過一個禮拜

你說 你說 你帶米,學校煮,然後然後吃醬菜? 我張口結舌地問,她點點頭。

突然間我喉頭哽塞,熱氣直沖上臉,我移開眼神,不敢直視這個孩子。我覺得像偷窺一件不應該知道的事物一樣,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我沒有繼續問她伙食之事---我能做什麼? 我甚至害怕聽到有關於她伙食的事情,我不敢問她平常在家吃些什麼。醬菜有何內容? 醬菜能變出什麼花樣? 想到一個正在成長的孩子,日復一日吃醬菜,年復一年吃醬菜,我的胃發酸,我的心淌血。

我鼓起勇氣問她母親身體狀況,她抬起頭來看著我,眼窩深陷,混濁的眼白,沒有少女精靈的丰采,笑時,現出兩個大酒渦,更增添兩頰消瘦。

阿姨,我們不談這個問題好不好? 我不要你傷心。她牽動嘴角,我不知道她想哭還是笑。她知道我禁不住了。我連醬菜一事的沖擊都受不了,又如何能承受她母親癱瘓的詳情? 我無言地看著這個早熟體貼人的孩子,訪問在彼此尷尬的苦笑中結束。

回到旅館,我苦思營養不良的對策。想了一夜,第二天有了答案,那就是星期一到五吃醬菜,週末回家大吃豆腐補充營養,想到自己這麼聰明,我笑了。

第二天,我訪問張果。男,十三歲,初中一年級,四歲喪父,母親務農,年收入約八百人民幣(約一百美元),獨立撫養四個孩子。張果在自傳裡記述: 小學一年級,我的左大腿被摔斷,學校老師同學捐了四百元,我被迫停學,又相繼到大竹,重慶醫治,用了一年時間,用了近五千元才醫好,媽媽求了所有的親戚朋友,看盡人間泠暖?在人生的道路上,我才走過十三個年頭,卻已飽嚐辛酸。

初見張果,很驚訝他的身高,只到我胸前,頂多像個八歲的孩子。他不尷不尬的坐著,頭總是低著,看著坑坑洼洼的桌面。

你家裡有幾個人? 我明知故問,企圖緩和僵硬的氣氛。

五個 他回答,頭還是低著。

有些什麼人?

大哥,大姐,二姐,還有媽媽。

怎麼少了一頭牛? 我說。

還有我呢! 他抬起頭看著我笑著說。我也咯咯地笑個不停,好像玩捉迷藏,捉人者與被捉者,各自得意詭計得逞。

張果從小就能唸書,總是全班第一(九十人一個班),他的家離學校也很遠,平時住校,週末回家。我問他一個月伙食費多少,他說沒有,他帶米和醬菜到學校。我心暗喜,摩拳擦掌,絕招可以派上用場了。

我說: 週末回家可不可以請媽媽做很多豆腐給你吃,豆腐很有營養。阿姨的女兒香香今年十一歲,長得和阿姨一樣高,她不愛吃肉,就愛吃豆腐。

張果說: 可是 可是 我們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吃上豆腐。

轟!好像有人在我心頭上捶了一拳,我竟然幼稚的如晉惠帝一樣,滿地餓殍時還問何不食肉糜。我掩飾起尷尬,繼續問: 你們家有沒有種黃豆? 他說有。

我說: 豆腐就是黃豆做的,你請媽媽用水煮黃豆,加點鹽,嗯嗯,好吃的很,營養味道比豆腐更棒,好不好?

可是 可是 我們的黃豆要拿去賣。 張果顯得非常為難,嚅嚅地說。

我已節節敗退,逼到死角,心揪成一團,淚咬在牙根裡,但是我不能就此罷休,我得想出點法子來。盯了他幾秒鐘,我說: 可不可以請你媽媽留一點不要賣?

一說完,我就後悔。這是什麼解決之道, 好像這個妙主意張果一家人從來沒想到似的。 張果抬起頭來,看著我,平靜地說: 唉,好吧。 我知道他放棄與我再談這個話題,答應她算了,再講下去也沒用。這個老女人蠢得很,能不賣還捨不得自己的兒子吃嗎?

我決定換個話題,在食物這個話題上,我潰不成軍。

張果,告訴阿姨,你長大後要做什麼? 我問。突然間他變得更拘謹,身體輕微扭動,兩眼直盯著搓來搓去的雙手。

我溫柔地說: 沒關係,你不知道也沒關係。你還小,阿姨十三歲時也不知道長大後要做什麼。

他突然抬起頭來,大聲說: 我知道! 嚇了我一跳。

我笑著說: 那你告訴阿姨。

他的臉漲得紅紅的: 我 我 長大要做 要做 有錢人。 說完,他羞愧地低下頭。

我訪問的學生中,許多孩子長大後的志向是 報效祖國 。每次我聽到如此宏大的志願,總是機械式地咧一咧嘴,擠上一絲笑容說: 喔,那很好,不過,我們可不可以先餵飽肚子,然後照顧父母與其他親友的生活,行有餘力再報效祖國。

聽了張果的抱負,我的心激動的有如第一次聽到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是什麼樣的貧窮使一個十三歲喝共產黨奶水長大的孩子, 立下如此, 見不得人的志向. 聽了張果的抱負,我再也無法自持,我的喉頭充滿淚水,哽咽的說: 張果,你抬起頭來,你看著阿姨,你看著阿姨的眼睛. 張果抬起頭來。

我說: 我們從小就有相同的志向,阿姨一定會幫你做個有錢人。有錢人都上大學,你要不要上大學 他點點頭。

話題一轉,我問他有無課外興趣,他說他喜歡回家時幫媽媽下田勞動,讓媽媽高興。我心想這根本不算興趣。我又問: 還有嗎

他又扭捏起來: 不過 這事我從來沒有做過,算不算

我差點笑出聲來, 也可以, 你說吧!

他支支吾吾地說: 我想到外面玩玩。

我明白他指的外面---不是操場,不是田野---是大城市。也許是成都或是重慶。最近的大城市(重慶),車程不過五小時。我說: 這事應該不難實現。

我哄他,我敷衍他。這事恐怕在他上大學前不會實現。對許多人是易如反掌的事,對張果來說,是個夢。

基金會的孩子,每個人都有個令人鼻酸的背景。若不令人鼻酸也沒有資格拿獎學金。老天爺是天下最大的勢利眼,人越窮房子越容易倒塌,人越窮越容易生病,人越窮越倒楣。老天爺您不能雪中送炭也罷,怎堪落井下石?

看過這些孩子,我好比活在天堂的人,走了地獄一遭。我何德何能過著如此富裕的日子? 當然我的一切是辛苦工作所得,但是孩子們的父母更是辛苦。終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幹活,竟連豆腐也吃不上一口。命也? 運也? 能改變嗎? 能!基金會就是針對中國偏遠地區赤貧農民的子女創辦的。我們資助年收入低於200美元的農民子女讀初一到高三,并貸款予其讀大學。我們并在山區小學設立小型圖書室,修建校舍,培訓師資。這群被遺忘的文盲農民,他們沒有機會,沒有希望。教育是唯一的機會與希望。教育能改變孩子們的命運,使孩子們不至重蹈父母的覆轍,終身做一個文盲農民。孩子們讀了書,有了機會,進而改善父母親友鄉里的生活,不只是一個人的命運改了,而是兩個,三個 千萬個。


後記: 對于張果謙卑的小心願, 我久久不能忘懷。 今年七月, 我將再度去中國邀請13位小朋友到重慶玩一星期。 我將帶張果去外面玩玩, 完成他的夢想。帶陳傳東去配付眼鏡, 帶王蓉華上上館子。這群孩子住在中國最窮, 最落後的小村莊。 連飯館也沒去過, 更不必說看電影, 逛百貨公司。 光是坐抽水馬桶, 就是個新經驗。 我將帶他們去乘電梯, 玩電腦, 打電動玩具, 吃麥當勞, 喝可口可樂。 許多日常生活的事情, 平凡普通的令我們毫無感覺, 像淋浴, 打電話, 睡席夢思床, 走在地毯上, 但對他們來說卻新奇地像去了月球火星一樣。 有幸能與他們共享許多第一次的驚喜, 是我的造化。
 

| Home | Our Projects | Our Children | How To Help | About Peach | News Center

Copyright ©  2018, PEACH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