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培志教育基金會簡訊

20133                             34

親愛的培志夥伴們:

今年新增650個初三孩子,懇請大家踴躍認養並介紹親朋加入。

滄海遺珠計畫  今年我們做一個實驗:除以上650個初三新生外,不計成績,特別增加300個初一孤兒,目標是三年後送他們去高中或技校學習一技之長。

往年,我們只錄取成績在全年級前20%的初三貧困孩子,經多年查訪瞭解,各鄉村中學孤兒非常多,父親去世、母親改嫁,或父母雙亡、寄宿親戚家,甚至一個人過日子,他們沒有任何經濟來源,沒有父母關愛,他們的願望就是能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家,下一頓飯不再挨餓。

去年10月,我家訪時碰到一個姓張的孩子,她笑容滿面,很陽光,申請表注明是單親家庭,沒有媽媽。我問她媽媽什麼時候過世,她微笑說媽媽沒死,只是在她小的時候棄家。這種情形在培志太普遍,我不想多問。我問:你爸爸是做什麼的?張說:我爸爸上禮拜死了。說完,突然咯咯咯的笑個不停,我問:怎麼死的?張說:本來好好的,第二天就死了,大概是喝酒喝的。咯咯咯,又一陣笑。申請表上有一問題是你最難過的事情是什麼,張填寫弟弟死了,我問:弟弟什麼時候走的?張回答:三年前。爸爸本來是不酗酒的,弟弟死後才開始大喝。咯咯咯,又一陣笑。

張是全校第一名,可是我有預感這孩子可能不想讀了。我問:初中畢業後,你想讀高中嗎?她回答:我不知道。咯咯咯

此時,我再也不想問這可憐的小女孩任何問題,她的情緒已到崩潰的地步,我說:孩子,你抬起頭來,看著鄭阿姨的眼睛。她眼神閃躲,我又一次請她看著我,她終於看著我,我輕輕握著她的手,說:當你放棄你自己的時候,我都不放棄你。那一刹那,她哭了,輕輕地啜泣。我知道:我們的救生圈套住這個在大海將滅頂的孩子了。

這些孩子自己做家務、幹農活,竭力維持溫飽。他們的經歷和生活比有父母的培志孩子更坎坷艱辛,加上成績不好,備受老師和同學歧視、冷落。他們內向,不敢靠近別人;他們自卑,覺得低人一等;他們孤單,覺得被所有人拋棄。看到這群孩子如此辛苦,游離在初中學業和輟學務農之間,茫茫大海,載浮載沉就要滅頂了

我們決定:不計成績優差,今年多錄取300個孤兒,使盡渾身解數支持鼓勵他們讀書,初中畢業後考上高中則好,考不上就送他們去技校學習一技之長日後能夠經濟獨立。

把孩子送進技校很困難。國內教育崇尚初中畢業考高中、考大學,大學畢業考公務員;在老師眼裡,考不上高中你就是廢物,趁早回家種地,不要影響全班升學率。在老百姓眼中,考不上公務員你就算白讀書,還不如早早輟學、給人打工刷碗,省得多花幾年冤枉錢。我們要做個實驗 , 把成績第一名的孩子送進大學不是本事,把成績倒數的孤兒送進技校,學一技之長、經濟獨立,才是真本事。

我們正在建立大哥哥大姐姐一對一幫輔300個孤兒的活動,目前有很多在讀大學和已畢業的培志孩子,熱烈申請一對一輔導這群新加入的孤兒,每學期寫信鼓勵他們。所有培志孩子的人生經歷和遭遇都非常相似,讓孩子們觸心交流,接力關愛,找一個他們信任的人傾吐心聲。相信有培志這個大家庭的關愛,會讓他們打開心扉,熬過初中三年,進而上技校學一技之長,積極快樂的面對生活,堅強、自信,勇於追求內心的夢想。昆明辦公室將專門設立免費熱線,孩子們可隨時打電話給工作人員求助。

在此特別感謝臺灣高先生認養這300個孤兒孩子,也感謝各位夥伴積極參加20137月夏令營,把溫暖和關愛及時送給他們。有大家的愛和呵護,相信這群孩子一定能夠戰勝困難,迎向陽光人生。

2013年三期中學英語夏令營名額已滿;第四期小學夏令營,由培志大學生執教,在雲南省寧蒗縣清水河完小舉辦,具體時間待定。 說明:小學夏令營義工老師只面向培志大學生,不接受他人報名

20131025日至1031日,將安排義工瞭解團赴雲南省寧蒗縣瀘沽湖畔摩梭女兒國家訪,歡迎報名。獨特的走婚民俗、旖旎的瀘沽湖風光,吸引四方遊人走近這片世外桃源。

附上自傳數篇和《培志人》第12期,這是孩子們的天地,與各位共賞。

敬祝

大安                                                                                        培志教育基金會 

會長 鄭天琴  敬上

捐款項目

我願意增加       ______名初中生(一年125美元);      _______名高中生(一年250美元);

我願意送_______          名孩子去夏令營(一個孩子 50美元,為期一周)

我願意捐$        _______作為Laurice學生醫療基金(平均一個孩子20美元)

我願意捐$_______套蔣阿姨圍巾手套襪子(一套5美元);

我願意捐$        _______頂阮叔叔蚊帳(一頂5美元);

我願意捐$        _______套虞叔叔保暖內衣(一套5美元);

我願意捐$        _______作為圖書館基金 (每個圖書館20美元)

我願意捐$        _______作為基金會運作基金;

我願意捐$        _______作為初高中小額生活費貸款(金額隨喜);

我願意捐$        _______作為大學貸款(金額隨喜);

請告訴您的親友: 如要送禮物給您,請考慮將禮物換作捐款給培志基金會,該筆捐款亦可抵稅。支票抬頭請寫: Peach Foundation.

臺灣捐助款項可將美金換算為台幣,郵政劃撥至帳戶:50011068 ,戶名:培志教育協會。若要寄支票,抬頭請寫:社團法人培志教育協會。臺灣的捐款亦可抵稅。

Address: 1098 Marlin Avenue, Foster City, CA 94404, U.S.A.

Phone: 650-525-1188  Fax: 650-525-9688

Email: staff@PeachFoundationUSA.org  Website: www.PeachFoundationUSA.org

-------------------------------------------------------------------------------------------------------

13033 xx, 初三 孤兒

一個人要能夠很好的成長,離不開一個溫暖、溫馨、完整的家。而我的家卻是一個充滿暴力、悲傷的家。

小學六年級以前,我的家是一個完整的家,有爸爸、媽媽、姐姐、弟弟。家裡總是不和睦。爸爸愛喝酒,每次都喝的爛醉,他喝醉後,總和媽媽吵架,甚至打架,家裡沒有一分鐘安寧。有時候我們母女不敢呆在家裡,只能在野外過夜。

那時候,家裡雖然不太平,可也是一個完整的家,如今,我的家已四分五裂、不再完整。父母離異,姐姐出嫁,弟弟又死了。

我始終沒有忘記:因為家窮,我很小時,全家人就到外地打工,父母都是文盲,沒有知識,只能幹粗重的活,收入很少。爸爸力氣大些,可以去工地幹重活,媽媽幹不動工地的活,就和姐姐去撿破爛賣錢。

這樣的日子過了七八年,家漸漸攢了一點錢,爸媽決定回家鄉蓋房子,把我和姐姐留在外地念書。我和姐姐經常在放學後去撿破爛賣錢,以減輕父母的負擔,在茉莉花開的季節,姐姐經常幫別人採摘茉莉花掙錢。

後來,我和姐姐回家鄉讀書,這時候弟弟滿八歲,開始念一年級,姐姐小學畢業後,因為有我和弟弟念書,家實在供不起,姐姐就沒有讀書了。

我六年級的時候,父母離婚了,恰好這一年,弟弟不知道生什麼病,去世了,不久後姐姐嫁人,我的家就這樣四分五裂。小學畢業那年,我原本考上紅河二中民族班,由於家庭破裂,我只能留在三村中學讀書。

12300 XX 女 初二 孤儿

我是命苦的人,一生下來就沒了母親。隨後,父親也到別的地方當別人家的上門女婿了。我家非常的貧苦,三年都沒有錢買新衣服穿,到現在我僅有兩件衣服穿,而那兩件都非常的舊,但是我把衣服洗得很乾淨,看不出有多舊,只不過有幾處地方縫補過而已。

我家沒有任何經濟來源,除了有一兩塊玉米地和幾丘梯田。有時,連飯都不夠吃。過哈尼十月年時,人家每家每戶都在殺豬,就只有我家沒有,家裡沒有錢買豬,就沒有豬可以殺。有時候,親戚朋友們會送點吃的給我家,但家人捨不得一天就吃完,吃完了意味著明天要挨餓了,奶奶把食物好好放在一個地方,一天吃一點。

爺爺、奶奶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沒有他們,不知今天我會在哪。父母生了我又不養我,我真的不明白他們這麼做的原因。家裡沒有了食物,但爺爺、奶奶絕不會讓我餓肚子,他們總是想盡一切辦法弄吃的回來。我的父親自從到別人家當上門女婿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對我們的生活處境更是不聞不問,我知道爺爺、奶奶的心裡一定非常的難過,父親是爺爺、奶奶唯一的一個兒子,現在看著自己的兒子成了別人的兒子,你說爺爺、奶奶會不難過嗎?

現在供我上學的人是:姑姑、姑父,但我知道以他們的經濟情況根本就沒有辦法幫助我完成學業,更何況現在姑姑的孩子也上學了,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比登天還難的事。雖然我是一個生在貧窮家庭裡的孩子,但我從小就有一個願望,那就是上大學,學醫,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當上白醫天使,把所有的病者都治好。我的爺爺、奶奶經常生病,我想把他們的病都治好,讓爺爺、奶奶永遠健健康康。現在沒錢治病,奶奶天天晚上都不能睡覺,不是因為她不想睡覺,而是睡不著。她每次喊哎呦時,我的心裡特別難過,我恨不得自己現在就是醫生,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學習,長大了去當醫生。我家沒有電視,爺爺奶奶晚上很無聊,每當放假回家,我都會讀書,講故事,唱歌給爺爺、奶奶聽。讀書給他們聽時,我看見了他們臉上的笑容,他們的笑對於我來說是今生最大的幸福,我喜歡看見爺爺、奶奶笑。我還答應過奶奶,我一定會考上大學,為他們爭光的,但奶奶說我們家沒有錢,即使你考上大學了,我們也沒錢讓你去讀。

12304 XX 女 初三 单亲

我六歲那年,爸爸跟叔叔鬧分家,爺爺沒辦法,把爸爸分出去了,我家四口住在小房子裡,爺爺跟叔叔住主屋。說分家,我記得我家只分到了幾袋穀子和一張飯桌,連燈都點不起,每到晚上,我都抱著媽媽哭。有時,爸爸、媽媽因家裡沒燈、沒菜而吵架。一到早上,媽媽到處奔波挖野菜,爸爸到處問人,哪裡有工作可做,哥哥背上書包上學,只有我一個人坐在門口等。記得有一次,哥哥背著書包回來,哭著對媽媽說學校規定每個學生都必須訂校服,不訂校服的不得上學。媽媽問需要多少錢,哥哥說三十元,媽媽皺著眉頭坐在凳子上,什麼也沒說,爸爸抽著煙往窗外看,屋裡一片寂靜。忽然有個人叫著姐的走進來。原來是媽媽的妹妹小姨回來了,前年她去打工,後來小姨把哥哥的校服費交了,哥哥才能入學。

八歲時,爸爸不去山上燒瓦片來賣了,每天都在家裡休息,後來,我才知道爸爸生病了。日子一天天過去,爸爸的病沒有一點好轉,而且越來越嚴重,每個星期天,媽媽都背著一筐輸液瓶回來。

九歲那年,我上三年級,哥哥進初中。那時還沒有實施義務教育,在學校要交學費、雜費,總計200元。爸爸為了讓哥哥讀書,放棄了輸液治療,之後,爸爸的病一天天加重。

12歲,上四年級,哥哥考上高中,爸爸卻忍著痛靜靜的離開了人世,從此,家裡所有事都落在媽媽的肩上。媽媽看著我和哥哥,守著那幾畝田地,沒有改嫁。哥哥的學費,媽媽到處借,向各個單位申請,這樣,哥哥的高中念完了。2009年,哥哥考上了大學,為了讓哥哥圓大學夢,媽媽向生源地助學貸款5000元。

我就是出生在這樣一個貧困的家庭裡,但我始終沒放棄讀書。我知道,讀書才能成才,讀書才能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讀書才能為社會做貢獻。

 

點擊此處閱覽更多小朋友的自傳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