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志教育基金會通訊

2005 年 6 月 第 11 期

各位培志的夥伴們:

我們回來了,春季查訪於4月初圓滿結束,這次,我們與元陽、綠春地區的400個培志孩子見了面,證實他們已經收到助學金。我們又家訪約40個孩子,證實他們家庭的貧窮度。

此次的義工隊伍共13位,創了記錄,他們來自臺灣、美國與大陸,其中有六、七位是回鍋的老戰將,每次查訪都參加。

培志現有 700 個孩子,其中 15 %(約 100 個)是來自單親家庭或孤兒,培志的助學金只夠他們支付學費,生活費還是得向家裏拿。這些來自單親家庭的培志生,尤其是孤兒,實在拿不出每星期二、三十元的生活費(約 3 美元)。過去幾年來已有近十個小孩因此輟學 ( 沒有生活費 ) ,孩子們一輟學,立即去大城市打工,我們讓老師去勸說挽回,為時已晚。我們若再想不出對策,今後輟學的孩子會更多。幾年來,身爲會長的我對此事的無策無奈,感到失職,內心非常內疚與自責。

今年三月我們終於想出對策:那就是成立初高中生的小額生活費貸款項目。也不管有無經費,先動用儲備金再說,孩子們一進城市打工,如長江入海,找也找不回,此事刻不容緩。

我告訴孩子們,一個都不准輟學,若非得輟學,離校的前夕一定要通知我們在昆明的辦事處一聲。若我們無法爲他們解決困難,屆時再輟學也不遲。我告訴孩子們,請給我們最後一個機會幫助他們,也給自己最後一個機會幫助自己。我相信,今後因經濟原因而輟學的孩子會是“零”。我們的目標是“一個都不能少”。此 項目推出 後 立即挽回三個孩子,打消他們輟學的念頭。

培志的孤兒約三十多位,典型的孤兒家庭是父死母嫁人。孩子留給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 這些祖字輩的老人,本身已經窮得有一頓、沒一頓,如何拉拔孩子長大?這些孩子,是不幸中的不幸者。今年八月我們將帶20位元陽地區的孤兒到昆明玩一星期,希望此“愛之旅”能在他們慘淡的童年中留下一段美好的記憶,更希望此行能夠部分化解他們自卑自賤的心態。

附楊春梅的自傳與一封信表達她得知可獲小額貸款的狂喜,楊春梅的背景是典型的培志孤兒。在自傳中,你看到這位可愛勇敢的孩子從小差點被父親“用被子捂住,不讓呼吸”,父親又如何下“老鼠藥”企圖毒死她母女二人。

春梅以她生動的文筆鮮活的描述她如何反抗外婆,堅持要上學。讀到飯店老闆娘收了假鈔 20 元氣急敗壞之相,我不禁笑嗆了淚。再讀到老闆娘遷怒于她、羞辱她,害的春梅“飯和淚一起下咽”,我的笑聲停了,淚眼依舊。

正是像楊春梅這樣的孩子,培志必須肩負起拉拔她長大成人的責任。我們不僅提供她助學金交學費,小額貸款付生活費,更是要帶她去昆明玩,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不知名的培志叔叔阿姨們都很關心她。她不是孤獨在這世界上,單打獨鬥;她有我們培志,我們將不離不棄拉拔她長大。

今年暑期英語夏令營將擴大招生,一共三期,分別在元陽、綠春與鹽源舉行,將邀請 330 個孩子參加。我們運氣好,將有11個老師參加。

我總認為錢能解決的事,都是小事,孩子們的問題,不單是錢的匱乏,他們最大的危機是心理障礙。從小到大,鄰居、親戚、同學甚至老師將層層的自卑外套硬加在他們身上。夏令營主要任務是除去他們自卑自賤的心態,進而培養自愛自信自尊。

去年夏令營舉辦的非常成功,我們受到極大的鼓舞,今年將繼續加強這方面的工作。去年參加過夏令營的孩子們說,這是他們長這麽大最興奮的事,他們從來沒進過縣城,沒看過電影,沒進過餐館,沒吃過蛋糕或糖,這會兒全都體驗了。夏令營也是我們一年一度為孩子作身體檢查的時候,如配眼鏡、治胃病、皮膚病、鼻炎等等。去年參加夏令營的培志孩子,94 %或多或少都有疾病。

又:附上今年秋季的查訪表,日期是 11 月 1 日到 12 日,名額有限,有興趣者儘快報名。報名截止日期是 8/15/05 。行程表請見背面。

又:附上《培志人》第三期,請踴躍投票選出前三名與佳作文章。

又: 今後學費通知單將於九月一日以後才能寄給您,因爲許多孩子考上新的高中,必須等到九月初才知道他們就讀的班級,請各位捐款人耐心等候。我們的電腦絕對不會忘記您。

又:培志已在昆明設立辦公室,地址是雲南省昆明市白塔路 245 號省機械行業協會 2 樓 。 熊光梅是行政經理,李鴻睿是行政助理,浦春仙是助理(半職),鄭如恒是網站管理(半職),陣容強大。

祝 假期快樂

會長:鄭天琴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