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志教育基金會通訊

2004 年 8 月 第 8 期

 

親愛的夥伴:

我們回來了,2004年暑期英語夏令營比預期還要圓滿地結束了。

此次夏令營分兩期,每期各一星期, 各有65個小朋友參加,兩期共130個孩子。

星期一至星期五上課,星期六、日郊遊。上午4堂課,下午3堂課,晚上看電影。

每天課程包括:小老師的英語課(3堂),葉老師的科學實驗(1堂),我的普通話課與快樂人生各(1堂),座談會(1堂)。

中、晚飯備有四菜一湯,早餐每個人還加個雞蛋,晚上看完電影還有蛋糕做點心。小朋友反映菜太豐富了,蛋糕更是新奇物品,從沒吃過。

第一期夏令營我們以自由報名的方式,請孩子們自己告訴我們,身體有何疾病, 結果是三十多人報名看醫生。

第二期,怕有些孩子害羞,不敢報名,我們採用一對一的詢問方式,竟然有60個孩子身體不適,高達94%(總數64人)。他們患的都是慢性病:或胃病、或近視、或頭痛、或鼻炎、或耳炎、或皮膚病。我們爲他們全部做了治療。兩期學生共130人,眼鏡就配了30付。兩個孩子開刀治療鼻炎,一個孩子得了斑疹傷寒,全都住了一個多禮拜的醫院。

我的結論是:培志現有600個孩子,身體有問題應該不下於90%。這個數字太嚇人了。過去幾年來,我們沒有管孩子的健康問題-----我們不敢管,也不能管。我們在美國,他們在雲南,怎麽管?我們也不敢委託學校帶他們去看醫生(誠信問題)。這個隱憂一直埋在地毯中,這次我們掀了“Pandora’s Box”,今後將正視這個問題,但目前我們並沒有這方面的捐款(沒有開口要過),現在請各位慷慨捐點錢支持醫療基金。平均下來,每個孩子一年只需要10美金。

感謝您們慷慨支援夏令營,多餘的錢, 剛好補上這筆意外的醫療開銷。本來沒打算帶孩子看病,在第一期夏令營時才問孩子們“誰的視力有問題”,幾十雙手就舉了起來。我們這才一不做,二不休,以致第二期94%的孩子透露他們病痛的難言之隱(許多孩子連父母也不告訴,以免家長著急)。

孩子們都玩的很開心,並告訴我他們將帶著快樂人生的秘方回去實踐。他們在匿名的問卷上說:“太滿意了,我們找到了自信。”(且不論孩子是否哄老師們高興,才寫下這些評語。)

這次夏令營所獲好像以10元買了個全新的大冰箱,8位老師兩星期的付出比起130
個孩子所得的快樂與信心,是如此微不足道,成果是物超所值。

對於大山外面的世界,山裏的孩子們就像呆在封閉的房間中。此次夏令營則爲孩子們開了一個窗,窗雖小,但是他們窺看到了藍天、白雲、綠樹、野花。這是一個他們從來沒有看過的世界,甚至連在夢中也沒夢過。這兩個星期,我有幸走進孩子們內心世界,更進一步瞭解他們辛酸苦澀的生活。日後,我將盡力以我的拙筆描述我這兩星期的所見所聞。

我應該雀躍夏令營的成果,可是想到孩子們,不知爲什麽,我心戚戚……

今年培志的初三與高三畢業生,升學成果驚人,92名初三畢業生, 80名考上高中,35名高三畢業生, 33名考取大學,其中更包括考取中國政法大學、交通大學、西南農業大學, 雲南大學, 中南民族大學等重點大學。其中,和瓊芳(拙作“人間淨土”的主人翁”)考上交通大學,沙斌(拙作“一束花”的主人翁)考上鹽源第一高中。誠如我再三強調,孩子們需要的就是一個機會,你我都在灌溉充滿生命力的種子,一滴水、一絲陽光,這些孩子就拼命的長大並成就,令我們非常感動與安慰。

對於沒有考上高中或大學的孩子,我們鼓勵並資助他們重考。去年七位重考生,在我們的鼓勵與支援下今年全部都考上理想的高中與大學。對於落榜生的全力支援,更是表現培志教育基金會是一個有彈性,不落官僚的作風,以愛爲宗旨的組織。

今後學費通知單將於九月一日以後才能寄給您,因爲許多孩子考上新的高中,必須等到九月初才知道他們就讀的班級,請各位捐款人耐心等候。我們的電腦絕對不會忘記您。

背面附上秋季訪查行程,請各位儘早報名。由於有緊急之事發生,此次秋季查行提前,以致通知各位較緊迫,爲此給各位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明年春季訪查已預定爲3/20/05到4/2/05,行程表將於年底寄給您。



安好

會長:鄭天琴

敬上

附:我們急需將培志的種子灑出去,若每個會員介紹培志給20個朋友,將有5000個新人認識培志。我們有詳細簡介,歡迎索取。

又:我們急需公關義工爲培志做宣傳。

又:我們急需與grant writer 合作,爲培志向美國政府申請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