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05 中國時報
上學 大陸貧童難圓的夢
韓國棟/台北報導

    一個家,窮得家徒四壁,那種慘狀真是不可名狀!住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鹽源縣,今年十五歲就讀初二的沙斌的家,就是一例。

    國內多數教育基金會都以獎勵、資助台灣學生為對象,二○○一年成立於美國加州的培志教育基金會,以提供助學金給赤貧地區的初中和高中學生,並提供就學貸款給有需要的大學生為目標,台灣分會目前則以補助大陸貧窮學生為主。

    培志基金會台灣分會負責人趙安立說,該會目前以雲南省和四川省境內大陸最貧窮縣為補助地區。受補助的學生家庭都是年收入不超過兩千人民幣(相當於八千元台幣)的國家級貧戶;然而當地初中學生每年學雜費約需八百人民幣,高中生則需一千六百元人民幣。迄二○○三年,基金會已補助近四百名初高中同學,受補助的學生,初中生每年一百美金(約三千五百元台幣),高中生兩百美金。

    今年元旦當天,基金會在台舉辦了一場會務報告。會長鄭天琴說,當她踏進沙斌家的那一剎那,發覺全家人吃喝拉撒,全在這屋裡。牆角是個灶,算是廚房;幾張涼席,就是床了。幾年來看過太多農民淒涼家庭生活的鄭天琴,總覺得看盡天下貧窮,沒有什麼貧窮會令她驚奇了;但是看到沙斌的家,讓她對貧窮的認識又升了一層。

    鄭天琴說,當地的小學,升學率像金字塔。比如說,一百個小孩進入小一就讀,三、四年級時,就少了一半;五、六年級時,又少了一半;小學畢業時,只剩二十人,失學率高達八成。

    老師說,孩子們在一、二年級時沒有生產力,所有家庭都把孩子送去上學,除了學寫自己名字外,主要還是托兒。三、四年級,孩子漸漸有用處了,放牛、汲水、幹點輕活;五、六年級,技藝更是成熟,許多家長便不讓孩子上學了。文盲家長受到貧窮煎熬,總覺得「讀書無用」,許多村子出不了個初中畢業生。

    鄭天琴說,品學兼優又上進的沙斌,兩年前在校園挖土,左腳被一位同學用鋤頭挖著,血流如注,腳骨都露出來了,當場痛昏過去,送醫縫了三針,醫院沒有麻藥,忍著痛,硬縫。懂事的沙斌怕增加家裡負擔,只住一天,就忍痛出院。

    去年暑假,沙斌與父親挖礦賺學費,被一塊大石頭砸到頭血流滿臉,因家裡一貧如洗,於是忍痛裝著沒事,現在頭上還留個大疤。去年寒假,為賺學費,迎著大雪拖碳出去賣,被一個官員的摩托車撞倒,花盡家裡剛賣出去的糧食錢才保住一隻手,而車主仗著有錢有勢、官官相護,沙斌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賠償。

    對台灣孩子而言,買雙名牌運動鞋,可能就要一百美金;但對大陸貧苦學生而言,卻是一年的學雜和生活費用。

    接受基金會助學金的高一學生向必奎在自傳中說,「我的家很窮,最好的電器,就是一支生了鏽的手電筒,這是幾年前父親幫人幹活時,別人覺得他老實送的。」

    向必奎說,以前家鄉還有一所小學,但由於上課孩子愈來愈少,最後被拆了。那時,他正好初小畢業,至今仍清晰記得,拆校那天飄著淒淒細雨,學校唯一的老師,幫他們上最後一堂課時,宏亮的教誨聲中,有一句話讓他刻骨銘心:「我們這裡太窮了,希望你們不要輟學,好好讀書,長大了,把家鄉建設得更美好!」然而,就在那一年,母親患了重病,於是他輟學了。

    培志基金會指出,大陸無法就學的貧童仍非常多,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幫助的行列。